• darkblurbg
    重庆首家刑辩专业律师所
    专注刑案 我们更专业
    只要我决定受理这个案子,摆在面前的就只有一个日程——打赢这个官司。
    我将全力以赴,用一切合理合法的手段把委托人解救出来,不管这样做会产生什么后果。
  • darkblurbg
    团队讨论
    全体律师、全部案件、全部讨论
  • darkblurbg
    重庆首家刑辩专业律师所
    智豪律所 专注刑案20年
  • darkblurbg

白某涉嫌贩卖毒品罪案二审辩护词1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接受白某近亲属的委托,指派智豪律师作为白某的二审辩护人,参加今天的庭审。根据法庭调查情况,辩护人现依法发表辩护意见,恳请法庭予以采纳。
辩护人认为,本案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白某不构成贩卖毒品罪,应无罪释放。
一审认定白某于2016年5月19日向李某贩卖冰毒、海洛因各50余克,其包含三个基础事实:
第一个事实:某日,李某通过手机短信向白某购买海洛因、冰毒各50克。也就是“商议”。
第二个事实:某日,李某支付22000元给白某,白某将携带的毒品海洛因、冰毒各50克交给李某。也就是“交易”。
第三个事实:案发时,公安机关在李某摩托车轮头处查获的疑似毒品与本案定案的毒品具有同一性。
以上三个事实必须全部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程度,且排除一切合理怀疑,才能得出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但辩护人认为,以上三个事实都存在证据之间相互矛盾、不能排除合理怀疑的问题,因而不足以证明白某向李某贩卖毒品。具体来说:
 
关于第一个事实:辩护人认为,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白某与李某商议贩卖毒品
一审判决的主要理由是“被告人李某供述其与白某通过短信联系购买毒品的时间、数量、种类、价格等细节与李某与白某之间的通话清单、短信记录能相互印证、高度吻合”。其主要证据有两个:一是,李某的供述细节;二是,二人通话清单、短信记录。
一、对于商议行为,李某的供述细节前后矛盾,不符合常理
李某第一次供述“今天早上九点过我打电话给一个叫小甲的人,问他那里有毒品没有,我准备向他购买。小甲回答我说有,问我有多少钱?我说大概有两万元,他叫我去安A地后面的坝坝处找他;到了中午12点左右,小甲打电话给我说他到了叫我过去”。根据李某这次的说法,当天二人联系了两次,是在早上九点通过电话商议购买毒品,没有说毒品数量,“我当时用手摸了一下,估计有几十克左右,具体是多少我没有打开看”。
李某第二次供述,“昨天他来的时候我只是电话里跟他说一样要一点,意思就是冰毒、海洛因一样一点,说我有22000块钱,他就说他拿起过来就行了,没有谈具体要多少”。对于价格,“有时候海洛因400块钱1克,有时候是450块钱1克,冰毒的单价有时候300块钱1克,有时候是350块钱1克”。
李某第三次供述,“是我们被查获的前一天晚上,我跟他是发短信说的,我说的是一样50方沙”,并在某点左右接到白某电话。对于价格,“海洛因是350块钱1克,冰毒是90块钱1克”。
李某第四次供述,“我是5月18日晚上发得有一条短信给白某,短信内容是乙细沙各50,当天早上12点过钟左右白某到乙地以后就打了一个电话给我……后来14点过钟左右他又打了一个电话给我”。
李某第五次供述,“我印象中他当天打得有3个电话给我”。
用图表来显示:略
李某供述本身对于购买毒品的方式、时间、数量、种类、价格、当天通话次数等细节都前后矛盾,而且越是第一次、第二次,其与一审认定的事实差异就越大。那么,这份证据存在的问题在于:
1.李某既然一开始就供述毒品来自于白某,那为什么对于这些重要细节的描述却如此前后矛盾呢?这显然不符合常理。
2.一审法院没有仔细查明李某供述存在矛盾而又不符合常理的变化,直接采信李某后面的供述,而不采信其前面的供述呢,这也不符合证据裁判规则。


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是重庆乃至西南地区首家专做刑事辩护的刑事律师所,团队旗下汇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师、法学专家、博士等人才为确保办案质量,智豪律师作为首家向社会公开承诺所承接刑事案件经过全体律师的集体讨论以确定最佳的辩护方案——“集体智慧、团队资源”,结合刑事领域积累的广泛深厚的社会关系资源及刑事辩护的实战经验,“为生命辩护、为自由呐喊”。
免责声明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权利问题,请相关权利人根据网站上的联系方式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智豪团队联系,本网承诺会及时处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