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rkblurbg
    重庆刑辩专业律师所
    只要我决定受理这个案子,摆在面前的就只有一个日程——打赢这个官司。
    我将全力以赴,用一切合理合法的手段把委托人解救出来,不管这样做会产生什么后果。
  • darkblurbg
    团队讨论
    全体律师、全部案件、全部讨论
  • darkblurbg
    重庆刑辩专业律师所
    智豪律所 专注刑案20年
  • darkblurbg

最高法公布毒品犯罪及涉毒次生犯罪十大典型案例

编者按:最高人民法院于2017年6月20日公布毒品犯罪及涉毒次生犯罪十大典型案例,有贩卖、运输毒品的;有吸毒后滋生其他犯罪的;有利用未成年人贩毒的,上述行为不一例外的受到了法律的严惩,体现出最高人民法院对毒品类犯罪进行从严惩处的立场和态度,为有效遏制毒品蔓延,控制毒品犯罪增长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案例1李某某贩卖、运输毒品案——贩卖、运输毒品数量巨大,且系累犯和毒品再犯,罪行极其严重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李某某,男,汉族, 1996年8月26日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04年3月21日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五万元,2012年6月20日刑满释放。
2014年4月和5月,被告人李某某电话联系孙某某(同案被告人,已判刑)后,先后2次指使李某甲(同案被告人,已判刑)到广东省惠东县,从孙某某处分别购买1 000克甲基苯丙胺(冰毒)和1 000克氯胺酮(俗称“K粉”)后运回湖南省益阳市,由李某某贩卖。同年5月22日,李某某电话联系孙某某后,于次日与李某甲携带购毒款到达惠东县。经孙某某介绍,李某某向他人购得氯胺酮3 000克及甲基苯丙胺5 000克。24日5时许,李某某与李某甲携带毒品乘车回到益阳市,李某某将部分毒品放在某公司楼上。6时30分许,李某某携带毒品到益阳市龙洲路一餐馆与他人见面时被抓获,公安人员当场从李某某处查获甲基苯丙胺105.9克、氯胺酮1 580.4克。当日13时许,公安人员在上述203室内查获甲基苯丙胺4960.8克、氯胺酮2030.2克。综上,李某某运输、贩卖甲基苯丙胺共计6066.7克、氯胺酮共计4610.6克。
(二)裁判结果
本案由湖南省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最高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了死刑复核。
法院认为,被告人李某某明知甲基苯丙胺、氯胺酮是毒品,而伙同他人贩卖、运输,其行为已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在贩卖、运输毒品共同犯罪中,李某某提供全部购毒款,联系毒品上家或者直接向上家购买毒品,亲自或者指使同案被告人李某甲到广东省惠东县接取毒品,并负责保管、销售毒品,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指挥和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李某某多次贩卖、运输毒品,数量巨大,社会危害大,罪行极其严重,且其曾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又犯贩卖、运输毒品罪,系累犯和毒品再犯,应依法从重处罚。据此,依法对被告人李某某判处并核准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罪犯李某某已于2017年4月26日被依法执行死刑。
(三)典型意义
近年来,犯罪分子在广东省制造甲基苯丙胺和氯胺酮的情况较为突出,所制毒品流向湖南、湖北、浙江等周边省份甚至更远地区。湖南籍贩毒人员前往广东购买毒品运回当地进行贩卖,是当前湖南毒品犯罪的一个重要特点。本案就是一起典型的从广东购买毒品后运回湖南进行贩卖的案件。被告人李某某伙同他人在短期内多次从广东省惠东县购买甲基苯丙胺和氯胺酮运回湖南省益阳市进行贩卖,毒品数量巨大,社会危害大,且李某某曾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处重刑,属累犯和毒品再犯,并具有盗窃前科,主观恶性深。人民法院根据李某某犯罪的事实、性质和具体情节,依法对其判处死刑,体现了对此类贩卖、运输毒品犯罪的严惩。
案例2蔡某某贩卖、制造毒品案——伙同他人制造、贩卖毒品,数量特别巨大,罪行极其严重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蔡某某,男,汉族,农民。
2013年7月,被告人蔡某某以办厂生产胶水为名,租赁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合浦县内的一处养猪场,并出资在此秘密建造制毒窝点。同年9月至12月间,蔡某某先后组织周某某、廖某某、翁某某、陈某某(均系同案被告人,已判刑)等人,在该窝点内制造毒品氯胺酮(俗称“K粉”),并将制成的部分氯胺酮在合浦县进行贩卖。同年11月底,在制造出最后一批氯胺酮后,陈某某将氯胺酮运至合浦县某某车库存放。同年12月15日20时许,陈某某受蔡某某指使,伙同廖某某向他人贩卖氯胺酮时被抓获,公安人员当场从陈某某驾驶的面包车内查扣氯胺酮19862克。随后,公安人员在该小区某某室抓获周某某、翁某某,在该室陈某某居住的房间内查扣氯胺酮861克,在上述车库内查扣氯胺酮125827克,在上述养猪场等处查扣一批制毒设备和原料。
  (二)裁判结果
  本案由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最高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了死刑复核。
  法院认为,被告人蔡某某明知氯胺酮是毒品,而伙同他人制造、贩卖,其行为已构成贩卖、制造毒品罪。在共同犯罪中,蔡某某出资租赁制毒场地,购买制毒设备和原料,纠集人员制造毒品,并指使他人将制造出的部分毒品予以贩卖,起主要作用,系罪责最为严重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指挥和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蔡某某制造、贩卖毒品数量特别巨大,社会危害极大,罪行极其严重。据此,依法对被告人蔡某某判处并核准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罪犯蔡某某已于2017年5月5日被依法执行死刑。
  (三)典型意义
  氯胺酮是一类精神药品,具有麻醉作用,滥用氯胺酮会产生认知障碍、引起幻觉,危害很大。近年来,滥用氯胺酮等合成毒品的人数呈上升之势,制造氯胺酮犯罪多发,个别地区较为突出。本案就是一起典型的制造、贩卖氯胺酮犯罪案件。被告人蔡某某系广东籍人员,为牟取非法利益,在广西纠集多人制造出大量氯胺酮并进行贩卖,案发后查获的成品数量达140余千克,社会危害极大,罪行极其严重。人民法院根据蔡某某犯罪的事实、性质和具体情节,依法对其判处死刑,体现了对制造毒品这类源头性毒品犯罪的严惩政策。
案例3杨某某运输毒品案——假释考验期内组织怀孕妇女运输毒品,数量特别巨大,且系毒品再犯,罪行极其严重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杨某某,男,汉族,农民。2004年11月18日因犯运输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2012年4月30日被假释,假释考验期至2014年3月18日止。
  2013年11月,被告人杨某某在缅甸老街经莫某某(在逃)介绍,商定为一毒贩运输一批毒品到云南省昆明市,运费为43万元。后杨某某又与马某某(怀孕妇女,另案处理)商定运输另一批毒品到昆明市,运费为40万元。杨某某与卢某某(同案被告人,已判刑)商议后,确定驾驶两辆轿车共同运输毒品,所得报酬均分。同月24日,杨某某与黄某某(同案被告人,已判刑)和杨某甲(怀孕妇女,另案处理)驾乘一辆起亚牌轿车,卢某某与字某某(怀孕妇女,另案处理)等人驾乘一辆英伦牌轿车在云南省镇康县南伞镇,先后接应受莫某某指使参与运毒的杨某乙(怀孕妇女,另案处理)和马某某,以及二人携带的装有毒品的行李。杨某某、卢某某将装有毒品的行李放入英伦牌轿车的后备箱内,杨某某、黄某某等人驾车在前探路,卢某某、杨某乙等人驾车在后行驶,前往昆明市。行至云南省龙陵县勐糯镇时,因卢某某驾驶的轿车出现故障,上述人员分别在该镇两家酒店住宿。次日10时许,公安人员在酒店抓获杨某某、卢某某、黄某某等人,查获海洛因共计37 140克、甲基苯丙胺片剂(俗称“麻古”) 共计10 467克。
  (二)裁判结果
  本案由云南省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最高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了死刑复核。
  法院认为,被告人杨某某明知海洛因、甲基苯丙胺片剂是毒品,而伙同他人运输,其行为已构成运输毒品罪。杨某某运输毒品数量特别巨大,社会危害大,罪行极其严重。在共同犯罪中,杨某某负责洽谈运输毒品,安排行程,并邀约同案被告人卢某某等人共同运输,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指挥和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杨某某曾因犯运输毒品罪被判刑,又实施运输毒品犯罪,系毒品再犯,主观恶性深,应依法从重处罚。杨某某在假释考验期内犯新罪,应撤销假释,予以并罚。据此,依法对被告人杨某某判处并核准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罪犯杨某某已于2016年7月20日被依法执行死刑。
  (三)典型意义
  为牟取高额报酬而组织他人运输毒品,不同于为挣取少量运费而受人指使、雇用运输毒品的情形,对前者应当依法予以严惩。尤其是组织怀孕妇女、病残人员等特殊群体运输毒品的,明显具有逃避法律制裁的目的,体现了更大的社会危害性和主观恶性,在政策把握上更应当体现严厉性。本案是一起典型的组织多名怀孕妇女运输毒品的犯罪案件,参与人员多,涉案毒品数量特别巨大,约定的非法报酬数额巨大。被告人杨某某系运输毒品共同犯罪中的组织者、直接实施者,罪责最为突出。杨某某曾因犯运输毒品罪被判处重刑,被假释后却不思悔改,变本加厉,在假释考验期内又犯运输毒品罪,系毒品再犯,主观恶性极深,应依法从重处罚。人民法院根据杨某某犯罪的事实、性质和具体情节,综合考虑其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对其判处死刑,体现了对此类运输毒品犯罪的严惩政策。
案例4肖某故意杀人案——吸毒后交通肇事,持刀捅刺执行公务的民警,致1人死亡、1人轻伤,罪行极其严重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肖某,男,汉族,原系湖南省武冈市卫生局xx卫生院工作人员。
  被告人肖某自2007年开始吸食毒品,2008年7月25日曾因吸毒被行政拘留十五日。2013年10月底至11月初,肖某多次吸食毒品。同年11月9日14时许,肖某驾驶一辆黑色起亚轿车途经湖南省武冈市xx路口时,与同向行驶的杨某丙驾驶的越野车发生碰撞。事故发生后,双方分别报警。肖某将随身携带的折叠式弹簧刀丢入附近的xx店内垃圾桶里。武冈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xx中队副中队长杨某丁(被害人,殁年37岁)和协警周某(被害人,时年23岁)接警后驾车赶到现场,决定将肇事车辆拖离,将肖某、杨某丙及同车人员带往交警大队调查处理。肖某声称口渴再次到xx店内喝水,周某下车跟随。肖某从店内垃圾桶里捡起其先前丢弃的弹簧刀,周某见状询问,肖某即持刀捅刺周某左前臂。周某跑至店外,肖某从店内找到一把单柄手锯追打,周某朝警车方向跑,肖某又持弹簧刀追赶。杨某丁见状上前阻止,肖某持弹簧刀朝杨某丁胸部等处连续捅刺数刀。周某与在场群众共同将肖某手中的弹簧刀夺下,并将肖某制服。杨某丁因被单刃刺器刺伤胸部致心脏破裂在被送往医院抢救途中死亡。周某的损伤构成轻伤。
  (二)裁判结果
  本案由湖南省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最高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了死刑复核。
  法院认为,被告人肖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肖某交通肇事后,持械对依法执行公务的交通警务人员行凶,致1人死亡、1人轻伤,犯罪性质恶劣,社会危害极大,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据此,依法对被告人肖某判处并核准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罪犯肖某已于2016年2月3日被依法执行死刑。
  (三)典型意义
  毒品具有中枢神经兴奋、抑制或者致幻作用,会使吸毒者出现兴奋、狂躁、抑郁,甚至被害妄想、幻视幻听等症状,进而导致其自伤自残或实施暴力犯罪。近年来,因吸毒诱发的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等暴力犯罪屡有发生,严重危害社会治安,有的案件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本案就是一起因吸毒诱发的故意杀人犯罪典型案例。被告人肖某自2007年开始吸食毒品,2008年曾因吸毒被行政拘留十五日,案发前肖某又多次吸食毒品,并出现吸毒导致的幻觉、被害幻想等症状。据肖某供述,其吸食的毒品包括甲基苯丙胺、甲基苯丙胺片剂和氯胺酮。由于吸毒违法,也是自陷行为,故目前司法鉴定机构对于吸毒后作案者通常评定为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肖某在交通肇事后,持刀对执行公务的交通民警和协警行凶,致1人死亡、1人轻伤,犯罪性质恶劣,社会危害极大,罪行极其严重,人民法院依法对其判处死刑。该案充分反映出毒品对个人、家庭和社会的严重危害,尤其值得吸毒者警醒。
案例5臧某贩卖毒品案——通过互联网贩卖毒品数量大,且系毒品再犯,依法严惩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臧某,男,汉族,农民。2013年9月23日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2015年10月至2016年1月间,被告人臧某与赵某、徐某某(均另案处理)通过QQ或者微信联系后,假借淘宝购物或者以支付宝转账的方式,分别向二人购买甲基苯丙胺(冰毒)共计250克用于贩卖。其中,臧某假借淘宝购物的方式,3次向赵某购买甲基苯丙胺共计180克;假借淘宝购物及直接以支付宝转账的方式,2次向徐某某购买甲基苯丙胺共计70克。2016年1月15日,公安人员抓获臧某,当场查获甲基苯丙胺4.53克。
  (二)裁判结果
  本案由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法院认为,被告人臧某明知甲基苯丙胺是毒品而贩卖,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臧某贩卖毒品数量大,且曾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刑,此次又犯贩卖毒品罪,系毒品再犯,应依法从重处罚。臧某当庭认罪态度较好,可酌情从轻处罚。据此,依法对被告人臧某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宣判后,在法定期限内没有上诉、抗诉,上述裁判已于2017年4月29日发生法律效力。
  (三)典型意义
  随着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互联网支付、物流配送等配套服务越来越便捷,为生产生活提供了巨大便利。但是,一些不法分子利用信息网络覆盖面广、易隐瞒真实身份等特点,在网络交流平台上散布涉毒信息,借助电子商务平台进行毒品交易,形成毒品犯罪的一个新特点。本案就是一起通过互联网获取涉毒信息,再借助电子商务平台跨地域购买毒品转卖牟利的典型案例。被告人臧某根据QQ群中发布的售毒信息,与上家通过淘宝购物或互联网支付的方式完成毒品交易,5次购买甲基苯丙胺共计250克,贩卖毒品数量大。臧某曾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刑,仍不知悔改,又贩卖毒品,主观恶性较大。人民法院根据臧某犯罪的事实及其系毒品再犯等情节,对其判处无期徒刑,体现了对此类犯罪的从严惩处。
案例6:於某贩卖毒品案——多次零包贩卖毒品,依法严惩
(一)基本案情
  於某,男,汉族,农民。
  被告人於某多次向吸毒人员贩卖甲基苯丙胺(冰毒)共计15.4克。其中,2015年11月至2016年2月间,於某先后17次向陈某贩卖甲基苯丙胺共计13克;2016年3月,於某先后2次向吕某某贩卖甲基苯丙胺共计2.4克。2016年4月14日,公安人员在於某家中将其抓获,当场查获甲基苯丙胺12.09克。
  (二)裁判结果
  本案由浙江省岱山县人民法院一审,浙江省舟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
  法院认为,被告人於某明知甲基苯丙胺是毒品而贩卖,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於某贩卖甲基苯丙胺数量较大,且多次贩卖,应依法惩处。据此,依法对被告人於某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上述裁判已于2016年12月21日发生法律效力。
  (三)典型意义
  零包贩毒(一般指贩毒数量10克以下)作为末端毒品犯罪,是吸毒者获得毒品的直接渠道。由于我国吸毒人数庞大,零包贩毒案件在毒品犯罪案件中所占比例较高,社会危害不容忽视。要有效遏制毒品蔓延,控制毒品犯罪增长,在严厉打击大宗毒品犯罪的同时,也必须依法打击零包贩毒犯罪。本案被告人於某每次贩卖甲基苯丙胺仅1克左右,但其贩卖毒品近20次,共计15.4克,同时,从其家中查获12.09克毒品,亦应计入其贩卖毒品的数量。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三款规定,贩卖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人民法院根据於某多次贩卖甲基苯丙胺共计27.49克的事实,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体现了对此类末端毒品犯罪的严惩。
案例7杨某贩卖毒品案——利用未成年人贩卖毒品,依法从重处罚
  (一)基本案情
  杨某,男,汉族,农民。
  被告人杨某和蒲某(未成年人,另案处理)均系吸毒人员。2016年6月中旬以来,蒲某暂住在杨某租住的四川省射洪县一出租房内。二人同住期间,杨某向许某、罗某、李某及杨某某(未成年人)贩卖甲基苯丙胺(冰毒)共计10次,约4克,其中9次指使蒲某送货。2016年7月21日,公安人员在杨某租住处将其与蒲某抓获,当场查获甲基苯丙胺6.9克。综上,杨某贩卖甲基苯丙胺共计10.9克。
  (二)裁判结果
  本案由四川省射洪县人民法院审理。
  法院认为,被告人杨某明知甲基苯丙胺是毒品而贩卖,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杨某贩卖毒品数量较大,且多次、向多人贩卖,应依法惩处。杨某利用未成年人贩卖毒品,且贩毒对象部分为未成年人,应依法从重处罚。杨某在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据此,依法对被告人杨某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宣判后,在法定期限内没有上诉、抗诉,上述裁判已于2017年5月8日发生法律效力。
  (三)典型意义
  未成年人涉毒比例较高是当前毒品滥用与毒品犯罪方面的一个突出特点。一些犯罪分子利用未成年人心智不够成熟、分辨是非能力较弱、好奇心强、容易受到毒品诱惑的特点,控制、指使未成年人实施毒品犯罪,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严重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为保护未成年人权益,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六款规定:“利用、教唆未成年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的,从重处罚。”本案就是一起利用未成年人贩卖毒品,并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的典型案例。被告人杨某通过为未成年人蒲某提供食宿等方式拉拢、控制蒲某,多次指使蒲某为其向购毒人员送毒品,还向未成年人杨某某出售毒品。人民法院根据杨某犯罪的事实和具体情节,对其从重判处刑罚,较好地体现了对未成年人的特别保护。
案例8利某等容留他人吸毒案——租赁娱乐场所容留多人吸毒,依法惩处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利某,男,汉族,农民。2005年11月29日因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2006年8月18日刑满释放。
  被告人蔡某,男,汉族,无业。
  被告人邬某,男,汉族,农民。
  2016年1月,被告人利某、蔡某等人出资租赁广东省东莞市一KTV的2间包房用于容留他人吸毒,被告人邬某等人负责包房的收费、记账等工作。同年2月29日18时许,陈某等数人来到上述包房吸食氯胺酮(俗称“K粉”),次日19时许公安人员到场抓获利某、蔡某、邬某、陈某等十余人,当场缴获氯胺酮0.58克。经现场检测,利某、蔡某、陈某等15人均吸食了毒品。至案发时,上述2间包房营业约15天,收入约8万元。
  (二)裁判结果
  本案由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审理。
  法院认为,被告人利某、蔡某、邬某结伙容留他人吸毒,其行为均已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利某、蔡某伙同他人出资租赁包房,负责经营管理,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应当按照其二人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邬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处罚。三被告人为牟取非法利益,利用娱乐场所容留他人吸毒,人数众多,可酌情从重处罚。蔡某、邬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态度较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利某当庭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酌情从轻处罚。据此,依法对被告人利某、蔡某和邬某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一年八个月和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一万元和三千元。宣判后,在法定期限内没有上诉、抗诉,上述裁判已于2017年2月21日发生法律效力。
  (三)典型意义
  聚众吸毒是当前毒品滥用方面较为突出的一种现象。娱乐场所的经营者、管理者为招揽生意而容留他人吸毒的案件时有发生,一些不法分子为牟取利益而将娱乐场所专门用于容留他人吸毒甚至聚众吸毒,犯罪性质较一般的容留吸毒行为更为严重。本案就是一起利用娱乐场所容留他人吸毒以牟取非法利益的案例。被告人利某等人为容留他人吸毒赚取利润而租赁KTV的2间包房,安排人员为吸毒者提供服务,容留行为持续时间长,案发时一次性容留十余人吸毒,犯罪情节恶劣。人民法院根据利某等人犯罪的事实、性质和具体情节,依法判处了刑罚。
案例9鲁某非法生产制毒物品案——非法生产邻氯苯基环戊酮,情节特别严重,依法惩处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鲁某,男,汉族,无业。2005年11月15日因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2014年1月23日因犯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2015年1月24日刑满释放。
  2016年5月,被告人鲁某与周某(另案处理)共谋生产邻氯苯基环戊酮(以下简称邻酮),商定由周某提供资金,鲁某负责联系工厂、组织人员。同年6月,鲁某选定河南省平顶山市一生化公司车间作为生产邻酮的地点,并安排王某某(另案处理)做技术员。周某向王某某支付10万元定金,并安排蔡某某、陈某某参与生产邻酮。至同年7月25日被查获时,鲁某等人利用该公司设备、人员生产邻酮4批次,共计231.5千克。
  (二)裁判结果
  本案由江苏省建湖县人民法院审理。
  法院认为,被告人鲁某违反国家规定,非法生产国家管制的易制毒化学品邻酮,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罪,应依法惩处。在共同犯罪中,鲁某参与共谋非法生产制毒物品,选定生产场所,纠集、指挥他人进行生产,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指挥和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鲁某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又犯罪,系累犯,应依法从重处罚。据此,依法对被告人鲁某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宣判后,在法定期限内没有上诉、抗诉,上述裁判已于2017年1月17日发生法律效力。
  (三)典型意义
  随着国内制造甲基苯丙胺、氯胺酮等合成毒品犯罪案件的增长,作为制造合成毒品原料的麻黄碱、羟亚胺、邻酮等制毒物品流入非法渠道被用于制造毒品的形势较为严峻。非法生产、买卖制毒物品案件频发。为从源头上遏制制毒物品犯罪,国家在立法、司法层面均加大了对制毒物品犯罪的打击力度。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完善了制毒物品犯罪的规定,增加了非法生产、运输制毒物品罪,并提高了法定刑。2016年4月1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调了制毒物品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本案是一起比较典型的非法生产邻酮的案件。邻酮是生产羟亚胺的原料,而羟亚胺又可用于制造毒品氯胺酮。被告人鲁某明知邻酮属于被管制的易制毒化学品,为牟取暴利伙同他人非法进行生产,至案发时产量达230余千克,属于情节特别严重,应当判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人民法院根据鲁某犯罪的事实及具体情节,依法对其判处了刑罚。
案例10张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吸毒后驾驶机动车肇事并连续冲撞,系累犯,投案自首,依法惩处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张某,男,汉族,农民。2014年9月30日因犯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2015年9月18日刑满释放。
  2016年2月2日12时许,被告人张某吸毒后驾车在广东省广州市某大道超速行驶。其闯红灯直行时,与一辆马自达轿车发生碰撞。张某驾车逃离现场,途中又接连与4辆汽车及1辆三轮摩托车相撞,造成乘坐三轮摩托车的吴某某、罗某某等6人受伤,多车损坏,其中吴某某、罗某某均受重伤。事发后张某留在现场,后被到场的公安人员抓获。经交警部门认定,张某承担连续发生的多起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经鉴定,张某血样中检出甲基苯丙胺、苯丙胺成分。
  (二)裁判结果
  本案由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一审,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
  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某吸毒后驾车违章行驶,肇事后逃离途中又与多车相撞,危及不特定多数人的人身、财产安全,其行为已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张某的行为致2人重伤、多车损坏,犯罪后果严重,应依法惩处。张某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又犯罪,系累犯,应依法从重处罚。张某作案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罪行,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从轻处罚。据此,依法对被告人张某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上述裁判已于2017年4月14日发生法律效力。
  (三)典型意义
  毒品多具有兴奋、致幻作用,吸食后会产生感知错位、注意力无法集中、幻视幻听等症状。因此,吸毒后驾驶机动车极易因上述症状而肇事肇祸,造成严重危害后果。本案就是一起吸毒后驾驶机动车危害公共安全,造成严重后果的典型案例。被告人张某吸食毒品后驾车在市区超速行驶并闯红灯,说明吸毒已导致其驾驶能力异常。在与其他车辆发生碰撞后,张某驾车逃离现场,途中又连续撞击多辆汽车和三轮摩托车,造成2人重伤、多车损坏的严重后果。人民法院根据张某犯罪的事实、性质及其投案自首、又系累犯等具体情节,依法判处刑罚,较好地体现了罪刑相适应的刑法原则。


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是重庆乃至西南地区首家专做刑事辩护的刑事律师所,团队旗下汇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师、法学专家、博士等人才为确保办案质量,智豪律师作为首家向社会公开承诺所承接刑事案件经过全体律师的集体讨论以确定最佳的辩护方案——“集体智慧、团队资源”,结合刑事领域积累的广泛深厚的社会关系资源及刑事辩护的实战经验,“为生命辩护、为自由呐喊”。
免责声明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权利问题,请相关权利人根据网站上的联系方式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智豪团队联系,本网承诺会及时处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