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污罪| 受贿罪| 诈骗罪| 非法经营| 假冒伪劣| 挪用公款罪| 食品卫生罪| 伤害杀人罪| 虚开增值税发票| 信用卡保险诈骗| 走私贩卖运输毒品| 渎职罪| 洗钱罪| 销赃罪| 合同诈骗| 聚众斗殴| 淫秽物品罪| 假冒商标罪| 黑社会性质| 买卖制毒物品罪| 私分国有资产罪| 组织介绍容留卖淫| 看守所| 行贿罪| 赌博罪| 集资诈骗| 职务侵占| 包庇窝藏罪| 影响力受贿| 盗窃抢劫罪| 买卖持有枪支罪| 非法组织传销罪| 更多>刑事罪名专题
[标题]每一个成功老板的身后,都趴着一个余则成[/标题] [时间]2017-01-12[/时间] [内容]
我有一土豪朋友,姑且叫小毛。
4年前走“省提名商业移民”的路子,全家都去了几乎没有语言门槛的加拿大萨省。
但小毛赚钱的主要营生,还在老家长沙。
两年前,他还在某县远郊,拿下了一处矿山20年的开采权。
 
小毛有位神秘的有司高官朋友,姑且叫大毛。
两人见面不多,即便见了面,话也极少。
三节两生日碰面,好不容易吃顿饭。
酒过三巡,不管人多人少,大毛总会面无表情,说声“少陪”,径直离席。
小毛见怪不怪,只是默默示意司机备车,却从不起身相送,甚至头都不抬。
两人通电话,也不多说一个字。
发微信,则会在对方刚看清楚时,瞬间撤回。
但是,两人却曾是刎颈之交的战友。
 
我军军史上,有些部队番号,是讳莫如深的。
譬如金门战役的二四四、二五三、二五一、二四六团。
譬如老山轮战的五××团。
最吊诡的是,在一些军迷网的坛子上,曾经有一些不负责任的八卦帖子,称五××团因为在211高地争夺战中,由于上级指挥失误,导致伤亡惨重,继而少数战士产生了严重怨怼情绪。
部队休整时,某位战士居然手持81式自动步枪,冲进军指挥部饭堂,向正在早膳的军首长开枪扫射,造成当场打死打伤多人、军长肩胛骨贯通伤的恶性事件。
军长事后在医院接受调查时,失声痛哭: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战士,居然会拿枪打自己的军长!
当然,上述帖子,可信度存疑,最明显的硬伤,至少3处:
1、 当时的81式自动步枪,并未大量列装一线作战部队。
2、 部队休整期间,施行严格的枪、弹分离。
3、 战士手持长枪,冲进戒备森严的高级军官食堂,这是不可想象的。
虽然上述帖子属于无稽之谈,但211高地战斗的惨烈,却是不争事实。
尽管毙、伤敌数量4倍于我,但我军付出的代价,也属惨重。
因为敌炮火凶狠,有些牺牲战士的躯体四肢、五脏六腑,被炸飞后,甚至挂到了灌木丛中、芭蕉树上。
上级严令,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冒敌炮火,把烈士遗骸抢运回来,否则天气炎热,会发臭生蛆。
 
小毛和大毛都参加了抢运遗骸的“敢死队”。
大毛是队长,是小毛的直接上司,俩人还是老乡。
但从小毛当兵第一天起,俩人就尿不到一个壶里。
 
第一个冲突,还真和屎尿屁有关。
小毛在新兵连时,大毛是代理排长。
小毛有个晚上蹲坑的习惯,而且喜欢一边蹲一边看书,实在没书,随手抄起个洗发膏说明书,读读也聊胜于无,再不济把衣服的洗涤标签翻出来看看,也津津有味。
他觉得万籁俱静的茅房,注意力可以高度集中,是阅读和冥想的首选之地。
他经常叹世事无常,如果高考考场放在茅房,他的平均成绩至少可以提升15个百分点,跻身于象牙塔,也就不用剃了青皮脑壳当大头兵。
 
大毛却觉得晚上蹲坑是个恶习,一天凌晨,他不惧恶臭,把小毛堵在了蹲位上。
大毛说全排都是早上蹲坑,唯独你一个人晚上蹲,这要是战斗环境下,敌人打过来怎么办?
小毛说排长你这不对,正因为晚上只有我一个人蹲,敌人打过来了,其他战友可以迅速起床摸枪啪啪啪。要都是早上蹲,敌人打过来才真要命,总不能都光着屁股啪啪啪。
说着意犹未尽,补充道,排长你提醒了我,为了能打仗打胜仗打得赢,我建议全排分三拨,一拨早蹲,一拨晚蹲,一拨做预备队,随机蹲。
 
大毛火起,想抬手赏他一个金光灿烂,但觉得新开茅房三天香,新兵蛋子似马驹,刚戴上嚼子没几天,还是要以说服教育为主。
因此强压怒火,说我不和你乱扯,快一点钟了,你硬要蹲,就快点,哪那么多臭毛病,还一顿蹲一边看书?
小毛笑笑,说排长你又不对,《条令》哪条规定不许蹲坑看书?
大毛忍住了动手,忍不住爆粗,说嬲你娘,《条令》是白纸黑字的纪律,但革命队伍还有一些传统、一些要求、一些未明文列入《条令》的规矩,也必须严格遵守!譬如不准晚上蹲坑,再譬如,我讲的就是规矩!
 
小毛撇撇嘴,说好臭好臭,排长你不要骂娘,《条令》我严格遵守,但法无禁止即可为,《条令》之外,是我的自由。
说着居然扬扬手上的书,开始掉书袋:尼采说,自由的保证是什么,是对自己不再感到羞耻。如果你连怎样拉屎都无法决定,你就无法成为一个真正自由的人。
一个理想的实用主义者,是以结果为终极目标的,只要能以100%舒适的体位解决问题,我想倒立拉屎都没毛病。
大毛大怒,劈手夺下他的尼采和手纸,几下撕碎,恶狠狠道:你今天不倒立拉屎给老子看,你就不要起身!
 
第二个冲突,像极《血战钢锯岭》里桥段。
《钢锯岭》里的道斯,是一个不为外物所驭的基督徒,虽然入伍参军,却因为信仰,不肯拿起枪。
同一个班里的袍泽,都觉得他脑残,各级长官更是恨透这个“拒服兵役者”。
道斯于是在军营里饱受凌辱,隔三差五,还要吃班长的一顿老拳。
但最后,道斯统统原谅了他们,从怪胎、疯子一跃变成圣人,神奇地救回了75条袍泽的性命。
这有点“基督受难记”二战版的况味:圣人被无知同胞误解、羞辱、伤害,依然宽恕、拯救他们。
这不是导演梅尔•吉布森编的故事,而是美帝昔日太平洋战场上,活生生的圣人传奇。
 
小毛的传奇,也是活生生的。
当然小毛不是什么基督徒,只怪他老娘是个吃长斋的湘北居士,他从小耳濡目染,连鸡都不杀,何况开枪杀人。
也是小毛走狗屎运,部队开赴砚山县战区集结地,进行丛林作战训练时,他因为水土不服,犯了急性肺炎。
进入野战医院输液治疗,病愈归队后,他因祸得福,来到了不用开枪的军工运输连队。
因为这一层原因,大毛很鄙视小毛。
这次同在“敢死队”,县官不如现管,大毛就时常拍着腰间的五四手枪,各种装逼:你要是胆敢跟老子偷奸耍滑,我认得你,他不认得你!
 
长话短说,抢运遗骸进入最后一天,眼看功德圆满,却出了大状况。
彼时“敢死队”一人拖着一具由麻布袋改成的裹尸袋,费尽千辛万苦,穿越对面敌炮兵早已确定好了射击诸元,火力封锁的百米小道,进入相对安全的下山路段时。
殿后的大毛,一脚踩空,掉下了山崖。
小毛大骇,趴在绝壁边往下观察。
 
好消息是大毛命大,掉进了一个离崖顶不到5米的“凹”型石头槽里。
坏消息是大毛的左小臂断了,白森森的骨头戳破了军装。
小毛伸出脑袋,大喊了几声,突然“砰”地一声,对面敌军阵地上,射来一发苏制德拉戈诺夫SVD7.62毫米狙击步枪子弹,犁田一般,在小毛的钢盔顶上,錾出了一条阴鸷惨白的沟壑。
小毛骇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迅疾卧倒,缓过神来后,再次悄声呼喊大毛。
似乎隔了一个世纪,下面传来了大毛虚弱的声音:嚎你妈了个逼,赶快滚,莫管老子!
 
小毛没理他,抄起报话机,向营指汇报。
几分钟后,耳机里传来命令:你们先携带遗骸下山,入夜后由预备队救援大毛。
小毛脱口而出,营长脑子只怕进了开水。因为他之前已经说得清清楚楚:大毛左小臂断了,外加买一送一“开放性上肢动脉外伤”,说人话,就是伤口大出血,乌泱泱一团团往外涌,若等晚上再来,就只能收尸。
 
小毛知道对面山上的狙击手把大毛当成了鱼饵,但他抽完一根烟后,还是决定赌一把。
他把挎包里的战地救护红十字旗掏出来,迎风展开后,倏地举了起来……对面居然没响枪。
他把钢盔用树枝叉着,慢慢举了起来,对面还是没响枪。
他胆子肥了,解下登山绳,擎着红十字旗,慢慢站了起来……对面还是没响枪!
他抓紧时间,用登山绳飞快系个活结,扔进了“凹”型石头槽里。
 
大毛觉得这是个馊主意,他仿佛看见对面山上的狙击手,一边笑着露出了后槽牙,一边把一颗7.62子弹顶上了膛。当他爬到一半时,只要一扣扳机,就是两条人命——把拽绳子的小毛爆了头,秤砣一样坠着的他,自然就摔成了肉饼——既然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也很难两次都掉进同一个石头槽。
 
小毛则觉得大毛有点矫情,他倒没有想起熠熠生辉的黄继光邱少云,只是想起了老娘念叨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再说他都愿意赌一把命,大毛还装什么逼?
因此他的话,说得很不政治正确。
他说大毛你不要鸭死嘴巴硬,反正现在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把脖颈洗干净伸出去,说不定皇军,哦,猴子军见我们表现好,枪下留人。
 
最后的结果,是迷之人品大爆发,大毛逃出生天,回到人间。
战后论功行赏,大毛搞了个三等功,小毛原本至少可以依葫芦画瓢,却因为嘴上没有一个把门的,他那句政治不正确的“说不定皇军,哦,猴子军见我们表现好,枪下留人呢”,以及“营长脑子进了开水”,再次进了营长耳朵。
再加上他之前的“畏战情绪”,最后只混了一个营级“嘉奖”。
 
再后来,大毛上了军校,小毛则退伍回到了故乡。两人分道扬镳,逐渐失去了联系。
有段时间,小毛混得很不好。他后来锦衣玉食,每次喝大了时,总喜欢掰着手指头,和我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不管哪行哪业,白的黑的灰的,有一个算一个,只要你说得出来的,我基本都干过”。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
这是日后的政协委员、著名企业家小毛的口头禅,他总结的关键词有两个:一是命,“人莫跟命斗,识时务者为俊杰”;二是“交贵人”,花花轿子人抬人,人抬人无价宝,水抬人万丈高。
 
小毛终于碰到了贵人。
那是有一位老人在南海边画了一个圈15年之后。
他带着一个只有五六个人的包工队,在深圳蛇口某个工地挑土方——那时蓝翔挖掘机还不是标配,土方主要靠人挑。
他虽然是包工头,但基本盘太小,天上不会掉馅饼,必须大家一起撸起袖子加油干,才能上下同欲者胜。
某天凌晨1点,他被一阵喧嚣吵醒——简陋的工棚外,来了一群查暂住证的警察和联防队员。
 
包括小毛在内的,来自湖南、湖北、四川等地的近百名民工,被手持长竹篙的联防队员,赶“凫鸭子”一样,赶到了一块空地上。
小毛马上发现了长竹篙的妙用,因为这时,一个手持电喇叭的警察开始训话,要求落网民工们每10人排成一路纵队,像拓展训练一般,左右手分别握住长竹篙,分队列前往大约几百米远处的两台大巴囚车。
电喇叭警察同时委任10人纵队头尾的两人,为正副队长,并丑话说在前面,实行保甲连坐——该队若有人逃脱,由队长承担罚款。
 
小毛作为第1队队长,握着竹篙走到半道,睡意全无,觉得自己就是当年捷克小镇特莱津街头,佩带着六芒星,被纳粹押往集中营的犹太青年——他感受到了平生从未有过的巨大耻辱。
死人堆里打过滚的前我军战士小毛,目测了一下押解他的两个董超、薛霸款联防队员,自忖10秒之内,一个“抱摔”加一个“侧踹”,即可轻松撂倒——他不愿意杀人,并不意味着不打人。然后百米冲刺遁入不远处的甘蔗林,即可逃出生天。
 
就在小毛打算暴力抗法的时候,他发现远处大巴囚车边,有一双熟悉的眼睛,当即悬崖勒马。
是的,你没有猜错,这双眼睛的主人,就是大毛。
大毛正营职转业回老家后,因为老丈人的余荫,混了一个副科级领导职务,在某派出所当教导员。这次之所以出现在蛇口的建筑工地上抓暂住证,是因为湘粤两地开展的公安警务交流学习。
 
当晚,小毛自然有惊无险。几天后,他解散包工队,独自回了家。
此后,在大毛的辖区,小毛开始了“不管哪行哪业,白的黑的灰的,有一个算一个,只要你说得出来的,我基本都干过”。
 
小毛和我说,永远不要怀疑公安机关的工作能力,永远不要嘲笑“领导重视”是句套话。
某种意义上,公安机关可以轻松碾压FBI、苏格兰场和东京警视厅,因为后者的“领导重视”受制于国情,才是套话、空话,而我朝真正的“领导重视”,属于一言九鼎,可以在200万准军事化的庞大纪律部队里,瞬间集中无穷尽的人力物力财力,以及你想都想不到的高科技技侦手段。
小毛问我:你见过公安部挂牌督办的案件,有几件没破的?
 
当然,也正因为靡费人力物力财力,“领导重视”是个稀缺资源。
打个比方,“领导重视”只有一发子弹,在“命案必破”和“黄(淫)白(赌)黑(毒)”之间,“领导重视”肯定选择前者。
而“黄(淫)白(赌)黑(毒)”产生冲突的话,则要看当时、当地的社情民意,但一般来说,“领导重视”会选择“黑”。
 
小毛的第一桶金,来自一种俗称“搬坨子”的麻将博彩游戏。
这是他反复权衡性价比之后,作出的决定。
一是“搬坨子”排在“领导重视”靠后的位置;二是“搬坨子”来钱实在太快了,不是按月、按星期,而是按天、按场算。
他甚至请人建立了一套灰箱数学模型,得出的结论是,同样的投入,分别做“人肉场(大保健)”和“搬坨子”,单位时间内,前者的风险是后者的5倍,利润却只有一半。
 
小毛“搬坨子”的场子,在市郊一座不显山不露水的三星级酒店娱乐城,表面上是迪厅和KTV,内里的暗室,却大有乾坤,每晚的“水钱”盆满钵满。
小毛做得很小心,眼看就可以洗脚上岸,功德圆满。就在这时,出事了。
 
彼时大毛已经进步成了治安支队副政委。这天晚饭后,新晋的市局老板突然莅临支队,召集班子成员开会,宣布11点启动代号“铁拳”的专项反赌行动。
事出突然,班子成员面面相觑,支队长麻起胆子汇报,说只怕来不及集合警力,是否暂缓一天?
老板微微一笑,说没关系,家里有多少人无所谓,此次“铁拳”主要是异地用警,邻市的大批警力正在赶来的路上。
说着,老板宣布了两条纪律,一是为了保密,请大家都交出手机,由政治部代为保管;二是从现在开始,任何人都不得离开会议室,上厕所也必须两人同行。
说罢,老板第一个掏出手机,扔在桌上,又敲敲“铁拳”清查名单,说,这份名单上的每一个场子,特别是一些肆无忌惮的“搬坨子”赌窟,都是之前反复秘密侦查过的,如果今天晚上突然歇业,只能说我们在座的各位之中,出了内鬼!
 
大约一个小时后,小毛还是收到了大毛蹲在卫生间里发来的报警短信——短信是用他们专门联系的另一台手机发的。
小毛瞬间懵逼,他知道大毛这是在用自己的仕途,报答他当年的救命之恩,但是,他不能关场子,关了就坑了大毛!而且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大毛若成了他的同案,他铁定死得更惨。
他唯一能做的,除了束手就擒,就是通知老婆孩子暂避风头,回头再事来钱挡,祸来财消。好在他未雨绸缪,早有大宗财物,已经洗净上岸。
此外,他可以悄悄叫走几个出手阔绰的豪客,一来减轻案件案值;二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小毛走过迪厅舞池,打算进入“搬坨子”暗室时,“我看见弥勒佛对我笑了一下”,此后小毛每次和我说起他这段智商爆棚的传奇,都会用这样的开场白。
小毛看见的弥勒佛,是一个大哥,典型的东北老炮,盖儿头、肉瘤脑袋、大金链儿,坐在迪厅最扎眼的位置上,面前茶几上至少摆了两打蓝带。
大哥红光满面,目测已达微醺,从容脱了梦特娇T恤,对折别在腰间大H皮带上,露出岁月侵袭、微微下垂的乳房和圆滚滚的啤酒肚…呃,大哥的副乳比较严重。
身后的俩小弟看大哥脱了,跟着也脱,露出一身小腱子肉和CK内裤边儿。
3个光膀汉子浑身纹身,最屌当然是大哥,纹的青龙过肩,“青龙过肩,财路无边”。
小毛定睛细看,隐约看到大哥的龙爪子被砍断过…我操,刀疤,要的就是这个范儿。
俩小弟也有几块腹肌,看着挺给力,打群架撑场面还行,可真要拼命,远不如大哥一身肥膘,最起码能挡刀。
大哥搂着一东北大妞,大眼影,高鼻梁,大马尾辫儿,紧身豹纹连衣裙。
 
大妞儿见小毛直勾勾盯着她看,面有愠色,扭头和大哥嘀咕了几句。
大哥鹰隼般眼神射向小毛,朝他招招手。
小毛快步凑了过去,大哥却头也不抬,把玩着手上的黑檀木貔貅,语调阴鸷:南蛮子,你瞅啥?
小毛赶紧赔笑:大哥我错了,我路过。
大哥是个讲道理的敞亮人:滚吧。
小毛心花怒放,乐呵呵走到舞池另一边,叫来保安队长麻杆,让他去怼大哥,叫大哥把衣服穿上,然后找茬打一架。
 
麻杆是小毛战友,前侦察连老兵油子。目测敌情态势后,他请示小毛:毛哥,活打还是死打?
活打是街头混混的花架子,捋袖揎拳,形式大于内容;死打是战场套路下狠手,专攻颈动脉、心脏和下阴,内容大于形式。
前者麻杆不及格,后者却是满分。
小毛说既不活打也不死打,而是你让他打——你掀了桌子,挨一啤酒瓶,就满场跑,大喊救命、报警。
 
如小毛所愿,迪厅里很快乱成了一锅粥。
几分钟后,他的手机响了,是辖区派出所管片民警:毛哥,什么情况?要不要出警?
小毛夸张地大呼小叫:快快快,麻杆都快被东北流氓打死了,多带点人来!
 
小毛边说边快步溜进了“搬坨子”暗室,招呼赌客和荷官,赶紧收摊走人。忙活完又打开暗室的配电箱,拿螺丝刀几下捅坏了漏电保护器,这才回到迪厅舞池。
派出所民警到了后,小毛不肯让一脸血污的麻杆去医院,还故意漫天要价拖时间,专候第二拨抓赌民警神兵天降。
两拨民警一会师,市局老板见打草惊蛇,“搬坨子”暗室人去楼空,不禁大发雷霆。
小毛是个聪明人,找台阶让市局老板下,主动承认违规开了“麻将室”,但一是今天没开张,因为配电箱坏了,停电;二是打得不大,都是三块五块的小麻将,又主动交了5000块罚款,表示绝不再犯…
——————————————————
我之所以啰啰嗦嗦说这些,原因是上星期和小毛在他岳麓山下的豪宅小酌时,看了中纪委反腐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中篇《严防“灯下黑”》。
专题片称,天津市原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多次与中央纪委原副处长、有“10亿内鬼”之称袁卫华接触,请袁喝酒、吃饭,赠送名贵手表等贵重礼物,打探武长顺案、杨栋梁案的相关信息,同时套取、打探关于他本人的一些问题线索。
对于黄兴国的“需求”,袁卫华都一一奉告。
袁卫华37岁,曾是高考状元,北京大学法学院高材生,参与查办过慕绥新、马向东、武长顺等大案要案,还曾立过功受过奖。
从2004年起,袁卫华用掌握的工作秘密做交易,故意泄露案情,换取工程项目等利益,再转手交给其父的工程队。
2004年以来,袁卫华通过卧底,“卖案情”甚至泄露重要案件的初核方案、审计报告、调查报告等,承揽到总金额超过10亿元的工程项目。
袁卫华回忆,第一次主动向某副部级干部泄露情报时,很忐忑,“我是科级干部,他是副部级干部。但是在一张嘴的情况下,竟然成功了”……
看到这里,小毛放下筷子,老马识途地说,一、袁卫华这样的“余则成”太怂了,简直是“卧底”界的败类!二、事实证明,当贪官和当老板一样,没有“余则成”帮你卧底,帮你站台子、扎场子,是很难搞出名堂的。
 
小毛指出,如果只有几个“余则成”,那只是少数人信仰缺失,如果人人都是“余则成”,那肯定是制度出了问题。所谓“王道治心,霸道治人。王道为上,霸道为下。失了王道,丢了霸道,只能乱套”。
 
小毛强调,所谓“不敢贪、不能贪、不想贪”,最难是“不能贪”。
一要简政放权,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明确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边界,压缩权力寻租的空间。
二要让权力在“笼”中运行,首先要关注权力的配置和运行过程。权力的配置不合理、运行不科学,是许多贪腐产生的重要原因。
三要强化监督,不能刀刃砍刀背,不能左手盯右手。要建立健全“异体监督”。同时,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形成闭合监督。
四要抓好公开。阳光是最好的消毒剂。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让社会、群众监督。
譬如不要动辄“404”,要时刻牢记毛爷爷说的: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
 
我也是醉了,冒着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的风险,表扬小毛,你真是不仅当得一手好婊··子,还立得一手好牌坊!
 
 
[/内容]
您当前位置:首页_刑事资讯_律师新闻
每一个成功老板的身后,都趴着一个余则成
2017-01-12 来源:作家刘念国 标签:余则成,袁卫华 浏览次数:
我有一土豪朋友,姑且叫小毛。
4年前走“省提名商业移民”的路子,全家都去了几乎没有语言门槛的加拿大萨省。
但小毛赚钱的主要营生,还在老家长沙。
两年前,他还在某县远郊,拿下了一处矿山20年的开采权。
 
小毛有位神秘的有司高官朋友,姑且叫大毛。
两人见面不多,即便见了面,话也极少。
三节两生日碰面,好不容易吃顿饭。
酒过三巡,不管人多人少,大毛总会面无表情,说声“少陪”,径直离席。
小毛见怪不怪,只是默默示意司机备车,却从不起身相送,甚至头都不抬。
两人通电话,也不多说一个字。
发微信,则会在对方刚看清楚时,瞬间撤回。
但是,两人却曾是刎颈之交的战友。
 
我军军史上,有些部队番号,是讳莫如深的。
譬如金门战役的二四四、二五三、二五一、二四六团。
譬如老山轮战的五××团。
最吊诡的是,在一些军迷网的坛子上,曾经有一些不负责任的八卦帖子,称五××团因为在211高地争夺战中,由于上级指挥失误,导致伤亡惨重,继而少数战士产生了严重怨怼情绪。
部队休整时,某位战士居然手持81式自动步枪,冲进军指挥部饭堂,向正在早膳的军首长开枪扫射,造成当场打死打伤多人、军长肩胛骨贯通伤的恶性事件。
军长事后在医院接受调查时,失声痛哭: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战士,居然会拿枪打自己的军长!
当然,上述帖子,可信度存疑,最明显的硬伤,至少3处:
1、 当时的81式自动步枪,并未大量列装一线作战部队。
2、 部队休整期间,施行严格的枪、弹分离。
3、 战士手持长枪,冲进戒备森严的高级军官食堂,这是不可想象的。
虽然上述帖子属于无稽之谈,但211高地战斗的惨烈,却是不争事实。
尽管毙、伤敌数量4倍于我,但我军付出的代价,也属惨重。
因为敌炮火凶狠,有些牺牲战士的躯体四肢、五脏六腑,被炸飞后,甚至挂到了灌木丛中、芭蕉树上。
上级严令,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冒敌炮火,把烈士遗骸抢运回来,否则天气炎热,会发臭生蛆。
 
小毛和大毛都参加了抢运遗骸的“敢死队”。
大毛是队长,是小毛的直接上司,俩人还是老乡。
但从小毛当兵第一天起,俩人就尿不到一个壶里。
 
第一个冲突,还真和屎尿屁有关。
小毛在新兵连时,大毛是代理排长。
小毛有个晚上蹲坑的习惯,而且喜欢一边蹲一边看书,实在没书,随手抄起个洗发膏说明书,读读也聊胜于无,再不济把衣服的洗涤标签翻出来看看,也津津有味。
他觉得万籁俱静的茅房,注意力可以高度集中,是阅读和冥想的首选之地。
他经常叹世事无常,如果高考考场放在茅房,他的平均成绩至少可以提升15个百分点,跻身于象牙塔,也就不用剃了青皮脑壳当大头兵。
 
大毛却觉得晚上蹲坑是个恶习,一天凌晨,他不惧恶臭,把小毛堵在了蹲位上。
大毛说全排都是早上蹲坑,唯独你一个人晚上蹲,这要是战斗环境下,敌人打过来怎么办?
小毛说排长你这不对,正因为晚上只有我一个人蹲,敌人打过来了,其他战友可以迅速起床摸枪啪啪啪。要都是早上蹲,敌人打过来才真要命,总不能都光着屁股啪啪啪。
说着意犹未尽,补充道,排长你提醒了我,为了能打仗打胜仗打得赢,我建议全排分三拨,一拨早蹲,一拨晚蹲,一拨做预备队,随机蹲。
 
大毛火起,想抬手赏他一个金光灿烂,但觉得新开茅房三天香,新兵蛋子似马驹,刚戴上嚼子没几天,还是要以说服教育为主。
因此强压怒火,说我不和你乱扯,快一点钟了,你硬要蹲,就快点,哪那么多臭毛病,还一顿蹲一边看书?
小毛笑笑,说排长你又不对,《条令》哪条规定不许蹲坑看书?
大毛忍住了动手,忍不住爆粗,说嬲你娘,《条令》是白纸黑字的纪律,但革命队伍还有一些传统、一些要求、一些未明文列入《条令》的规矩,也必须严格遵守!譬如不准晚上蹲坑,再譬如,我讲的就是规矩!
 
小毛撇撇嘴,说好臭好臭,排长你不要骂娘,《条令》我严格遵守,但法无禁止即可为,《条令》之外,是我的自由。
说着居然扬扬手上的书,开始掉书袋:尼采说,自由的保证是什么,是对自己不再感到羞耻。如果你连怎样拉屎都无法决定,你就无法成为一个真正自由的人。
一个理想的实用主义者,是以结果为终极目标的,只要能以100%舒适的体位解决问题,我想倒立拉屎都没毛病。
大毛大怒,劈手夺下他的尼采和手纸,几下撕碎,恶狠狠道:你今天不倒立拉屎给老子看,你就不要起身!
 
第二个冲突,像极《血战钢锯岭》里桥段。
《钢锯岭》里的道斯,是一个不为外物所驭的基督徒,虽然入伍参军,却因为信仰,不肯拿起枪。
同一个班里的袍泽,都觉得他脑残,各级长官更是恨透这个“拒服兵役者”。
道斯于是在军营里饱受凌辱,隔三差五,还要吃班长的一顿老拳。
但最后,道斯统统原谅了他们,从怪胎、疯子一跃变成圣人,神奇地救回了75条袍泽的性命。
这有点“基督受难记”二战版的况味:圣人被无知同胞误解、羞辱、伤害,依然宽恕、拯救他们。
这不是导演梅尔•吉布森编的故事,而是美帝昔日太平洋战场上,活生生的圣人传奇。
 
小毛的传奇,也是活生生的。
当然小毛不是什么基督徒,只怪他老娘是个吃长斋的湘北居士,他从小耳濡目染,连鸡都不杀,何况开枪杀人。
也是小毛走狗屎运,部队开赴砚山县战区集结地,进行丛林作战训练时,他因为水土不服,犯了急性肺炎。
进入野战医院输液治疗,病愈归队后,他因祸得福,来到了不用开枪的军工运输连队。
因为这一层原因,大毛很鄙视小毛。
这次同在“敢死队”,县官不如现管,大毛就时常拍着腰间的五四手枪,各种装逼:你要是胆敢跟老子偷奸耍滑,我认得你,他不认得你!
 
长话短说,抢运遗骸进入最后一天,眼看功德圆满,却出了大状况。
彼时“敢死队”一人拖着一具由麻布袋改成的裹尸袋,费尽千辛万苦,穿越对面敌炮兵早已确定好了射击诸元,火力封锁的百米小道,进入相对安全的下山路段时。
殿后的大毛,一脚踩空,掉下了山崖。
小毛大骇,趴在绝壁边往下观察。
 
好消息是大毛命大,掉进了一个离崖顶不到5米的“凹”型石头槽里。
坏消息是大毛的左小臂断了,白森森的骨头戳破了军装。
小毛伸出脑袋,大喊了几声,突然“砰”地一声,对面敌军阵地上,射来一发苏制德拉戈诺夫SVD7.62毫米狙击步枪子弹,犁田一般,在小毛的钢盔顶上,錾出了一条阴鸷惨白的沟壑。
小毛骇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迅疾卧倒,缓过神来后,再次悄声呼喊大毛。
似乎隔了一个世纪,下面传来了大毛虚弱的声音:嚎你妈了个逼,赶快滚,莫管老子!
 
小毛没理他,抄起报话机,向营指汇报。
几分钟后,耳机里传来命令:你们先携带遗骸下山,入夜后由预备队救援大毛。
小毛脱口而出,营长脑子只怕进了开水。因为他之前已经说得清清楚楚:大毛左小臂断了,外加买一送一“开放性上肢动脉外伤”,说人话,就是伤口大出血,乌泱泱一团团往外涌,若等晚上再来,就只能收尸。
 
小毛知道对面山上的狙击手把大毛当成了鱼饵,但他抽完一根烟后,还是决定赌一把。
他把挎包里的战地救护红十字旗掏出来,迎风展开后,倏地举了起来……对面居然没响枪。
他把钢盔用树枝叉着,慢慢举了起来,对面还是没响枪。
他胆子肥了,解下登山绳,擎着红十字旗,慢慢站了起来……对面还是没响枪!
他抓紧时间,用登山绳飞快系个活结,扔进了“凹”型石头槽里。
 
大毛觉得这是个馊主意,他仿佛看见对面山上的狙击手,一边笑着露出了后槽牙,一边把一颗7.62子弹顶上了膛。当他爬到一半时,只要一扣扳机,就是两条人命——把拽绳子的小毛爆了头,秤砣一样坠着的他,自然就摔成了肉饼——既然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也很难两次都掉进同一个石头槽。
 
小毛则觉得大毛有点矫情,他倒没有想起熠熠生辉的黄继光邱少云,只是想起了老娘念叨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再说他都愿意赌一把命,大毛还装什么逼?
因此他的话,说得很不政治正确。
他说大毛你不要鸭死嘴巴硬,反正现在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把脖颈洗干净伸出去,说不定皇军,哦,猴子军见我们表现好,枪下留人。
 
最后的结果,是迷之人品大爆发,大毛逃出生天,回到人间。
战后论功行赏,大毛搞了个三等功,小毛原本至少可以依葫芦画瓢,却因为嘴上没有一个把门的,他那句政治不正确的“说不定皇军,哦,猴子军见我们表现好,枪下留人呢”,以及“营长脑子进了开水”,再次进了营长耳朵。
再加上他之前的“畏战情绪”,最后只混了一个营级“嘉奖”。
 
再后来,大毛上了军校,小毛则退伍回到了故乡。两人分道扬镳,逐渐失去了联系。
有段时间,小毛混得很不好。他后来锦衣玉食,每次喝大了时,总喜欢掰着手指头,和我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不管哪行哪业,白的黑的灰的,有一个算一个,只要你说得出来的,我基本都干过”。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
这是日后的政协委员、著名企业家小毛的口头禅,他总结的关键词有两个:一是命,“人莫跟命斗,识时务者为俊杰”;二是“交贵人”,花花轿子人抬人,人抬人无价宝,水抬人万丈高。
 
小毛终于碰到了贵人。
那是有一位老人在南海边画了一个圈15年之后。
他带着一个只有五六个人的包工队,在深圳蛇口某个工地挑土方——那时蓝翔挖掘机还不是标配,土方主要靠人挑。
他虽然是包工头,但基本盘太小,天上不会掉馅饼,必须大家一起撸起袖子加油干,才能上下同欲者胜。
某天凌晨1点,他被一阵喧嚣吵醒——简陋的工棚外,来了一群查暂住证的警察和联防队员。
 
包括小毛在内的,来自湖南、湖北、四川等地的近百名民工,被手持长竹篙的联防队员,赶“凫鸭子”一样,赶到了一块空地上。
小毛马上发现了长竹篙的妙用,因为这时,一个手持电喇叭的警察开始训话,要求落网民工们每10人排成一路纵队,像拓展训练一般,左右手分别握住长竹篙,分队列前往大约几百米远处的两台大巴囚车。
电喇叭警察同时委任10人纵队头尾的两人,为正副队长,并丑话说在前面,实行保甲连坐——该队若有人逃脱,由队长承担罚款。
 
小毛作为第1队队长,握着竹篙走到半道,睡意全无,觉得自己就是当年捷克小镇特莱津街头,佩带着六芒星,被纳粹押往集中营的犹太青年——他感受到了平生从未有过的巨大耻辱。
死人堆里打过滚的前我军战士小毛,目测了一下押解他的两个董超、薛霸款联防队员,自忖10秒之内,一个“抱摔”加一个“侧踹”,即可轻松撂倒——他不愿意杀人,并不意味着不打人。然后百米冲刺遁入不远处的甘蔗林,即可逃出生天。
 
就在小毛打算暴力抗法的时候,他发现远处大巴囚车边,有一双熟悉的眼睛,当即悬崖勒马。
是的,你没有猜错,这双眼睛的主人,就是大毛。
大毛正营职转业回老家后,因为老丈人的余荫,混了一个副科级领导职务,在某派出所当教导员。这次之所以出现在蛇口的建筑工地上抓暂住证,是因为湘粤两地开展的公安警务交流学习。
 
当晚,小毛自然有惊无险。几天后,他解散包工队,独自回了家。
此后,在大毛的辖区,小毛开始了“不管哪行哪业,白的黑的灰的,有一个算一个,只要你说得出来的,我基本都干过”。
 
小毛和我说,永远不要怀疑公安机关的工作能力,永远不要嘲笑“领导重视”是句套话。
某种意义上,公安机关可以轻松碾压FBI、苏格兰场和东京警视厅,因为后者的“领导重视”受制于国情,才是套话、空话,而我朝真正的“领导重视”,属于一言九鼎,可以在200万准军事化的庞大纪律部队里,瞬间集中无穷尽的人力物力财力,以及你想都想不到的高科技技侦手段。
小毛问我:你见过公安部挂牌督办的案件,有几件没破的?
 
当然,也正因为靡费人力物力财力,“领导重视”是个稀缺资源。
打个比方,“领导重视”只有一发子弹,在“命案必破”和“黄(淫)白(赌)黑(毒)”之间,“领导重视”肯定选择前者。
而“黄(淫)白(赌)黑(毒)”产生冲突的话,则要看当时、当地的社情民意,但一般来说,“领导重视”会选择“黑”。
 
小毛的第一桶金,来自一种俗称“搬坨子”的麻将博彩游戏。
这是他反复权衡性价比之后,作出的决定。
一是“搬坨子”排在“领导重视”靠后的位置;二是“搬坨子”来钱实在太快了,不是按月、按星期,而是按天、按场算。
他甚至请人建立了一套灰箱数学模型,得出的结论是,同样的投入,分别做“人肉场(大保健)”和“搬坨子”,单位时间内,前者的风险是后者的5倍,利润却只有一半。
 
小毛“搬坨子”的场子,在市郊一座不显山不露水的三星级酒店娱乐城,表面上是迪厅和KTV,内里的暗室,却大有乾坤,每晚的“水钱”盆满钵满。
小毛做得很小心,眼看就可以洗脚上岸,功德圆满。就在这时,出事了。
 
彼时大毛已经进步成了治安支队副政委。这天晚饭后,新晋的市局老板突然莅临支队,召集班子成员开会,宣布11点启动代号“铁拳”的专项反赌行动。
事出突然,班子成员面面相觑,支队长麻起胆子汇报,说只怕来不及集合警力,是否暂缓一天?
老板微微一笑,说没关系,家里有多少人无所谓,此次“铁拳”主要是异地用警,邻市的大批警力正在赶来的路上。
说着,老板宣布了两条纪律,一是为了保密,请大家都交出手机,由政治部代为保管;二是从现在开始,任何人都不得离开会议室,上厕所也必须两人同行。
说罢,老板第一个掏出手机,扔在桌上,又敲敲“铁拳”清查名单,说,这份名单上的每一个场子,特别是一些肆无忌惮的“搬坨子”赌窟,都是之前反复秘密侦查过的,如果今天晚上突然歇业,只能说我们在座的各位之中,出了内鬼!
 
大约一个小时后,小毛还是收到了大毛蹲在卫生间里发来的报警短信——短信是用他们专门联系的另一台手机发的。
小毛瞬间懵逼,他知道大毛这是在用自己的仕途,报答他当年的救命之恩,但是,他不能关场子,关了就坑了大毛!而且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大毛若成了他的同案,他铁定死得更惨。
他唯一能做的,除了束手就擒,就是通知老婆孩子暂避风头,回头再事来钱挡,祸来财消。好在他未雨绸缪,早有大宗财物,已经洗净上岸。
此外,他可以悄悄叫走几个出手阔绰的豪客,一来减轻案件案值;二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小毛走过迪厅舞池,打算进入“搬坨子”暗室时,“我看见弥勒佛对我笑了一下”,此后小毛每次和我说起他这段智商爆棚的传奇,都会用这样的开场白。
小毛看见的弥勒佛,是一个大哥,典型的东北老炮,盖儿头、肉瘤脑袋、大金链儿,坐在迪厅最扎眼的位置上,面前茶几上至少摆了两打蓝带。
大哥红光满面,目测已达微醺,从容脱了梦特娇T恤,对折别在腰间大H皮带上,露出岁月侵袭、微微下垂的乳房和圆滚滚的啤酒肚…呃,大哥的副乳比较严重。
身后的俩小弟看大哥脱了,跟着也脱,露出一身小腱子肉和CK内裤边儿。
3个光膀汉子浑身纹身,最屌当然是大哥,纹的青龙过肩,“青龙过肩,财路无边”。
小毛定睛细看,隐约看到大哥的龙爪子被砍断过…我操,刀疤,要的就是这个范儿。
俩小弟也有几块腹肌,看着挺给力,打群架撑场面还行,可真要拼命,远不如大哥一身肥膘,最起码能挡刀。
大哥搂着一东北大妞,大眼影,高鼻梁,大马尾辫儿,紧身豹纹连衣裙。
 
大妞儿见小毛直勾勾盯着她看,面有愠色,扭头和大哥嘀咕了几句。
大哥鹰隼般眼神射向小毛,朝他招招手。
小毛快步凑了过去,大哥却头也不抬,把玩着手上的黑檀木貔貅,语调阴鸷:南蛮子,你瞅啥?
小毛赶紧赔笑:大哥我错了,我路过。
大哥是个讲道理的敞亮人:滚吧。
小毛心花怒放,乐呵呵走到舞池另一边,叫来保安队长麻杆,让他去怼大哥,叫大哥把衣服穿上,然后找茬打一架。
 
麻杆是小毛战友,前侦察连老兵油子。目测敌情态势后,他请示小毛:毛哥,活打还是死打?
活打是街头混混的花架子,捋袖揎拳,形式大于内容;死打是战场套路下狠手,专攻颈动脉、心脏和下阴,内容大于形式。
前者麻杆不及格,后者却是满分。
小毛说既不活打也不死打,而是你让他打——你掀了桌子,挨一啤酒瓶,就满场跑,大喊救命、报警。
 
如小毛所愿,迪厅里很快乱成了一锅粥。
几分钟后,他的手机响了,是辖区派出所管片民警:毛哥,什么情况?要不要出警?
小毛夸张地大呼小叫:快快快,麻杆都快被东北流氓打死了,多带点人来!
 
小毛边说边快步溜进了“搬坨子”暗室,招呼赌客和荷官,赶紧收摊走人。忙活完又打开暗室的配电箱,拿螺丝刀几下捅坏了漏电保护器,这才回到迪厅舞池。
派出所民警到了后,小毛不肯让一脸血污的麻杆去医院,还故意漫天要价拖时间,专候第二拨抓赌民警神兵天降。
两拨民警一会师,市局老板见打草惊蛇,“搬坨子”暗室人去楼空,不禁大发雷霆。
小毛是个聪明人,找台阶让市局老板下,主动承认违规开了“麻将室”,但一是今天没开张,因为配电箱坏了,停电;二是打得不大,都是三块五块的小麻将,又主动交了5000块罚款,表示绝不再犯…
——————————————————
我之所以啰啰嗦嗦说这些,原因是上星期和小毛在他岳麓山下的豪宅小酌时,看了中纪委反腐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中篇《严防“灯下黑”》。
专题片称,天津市原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多次与中央纪委原副处长、有“10亿内鬼”之称袁卫华接触,请袁喝酒、吃饭,赠送名贵手表等贵重礼物,打探武长顺案、杨栋梁案的相关信息,同时套取、打探关于他本人的一些问题线索。
对于黄兴国的“需求”,袁卫华都一一奉告。
袁卫华37岁,曾是高考状元,北京大学法学院高材生,参与查办过慕绥新、马向东、武长顺等大案要案,还曾立过功受过奖。
从2004年起,袁卫华用掌握的工作秘密做交易,故意泄露案情,换取工程项目等利益,再转手交给其父的工程队。
2004年以来,袁卫华通过卧底,“卖案情”甚至泄露重要案件的初核方案、审计报告、调查报告等,承揽到总金额超过10亿元的工程项目。
袁卫华回忆,第一次主动向某副部级干部泄露情报时,很忐忑,“我是科级干部,他是副部级干部。但是在一张嘴的情况下,竟然成功了”……
看到这里,小毛放下筷子,老马识途地说,一、袁卫华这样的“余则成”太怂了,简直是“卧底”界的败类!二、事实证明,当贪官和当老板一样,没有“余则成”帮你卧底,帮你站台子、扎场子,是很难搞出名堂的。
 
小毛指出,如果只有几个“余则成”,那只是少数人信仰缺失,如果人人都是“余则成”,那肯定是制度出了问题。所谓“王道治心,霸道治人。王道为上,霸道为下。失了王道,丢了霸道,只能乱套”。
 
小毛强调,所谓“不敢贪、不能贪、不想贪”,最难是“不能贪”。
一要简政放权,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明确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边界,压缩权力寻租的空间。
二要让权力在“笼”中运行,首先要关注权力的配置和运行过程。权力的配置不合理、运行不科学,是许多贪腐产生的重要原因。
三要强化监督,不能刀刃砍刀背,不能左手盯右手。要建立健全“异体监督”。同时,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形成闭合监督。
四要抓好公开。阳光是最好的消毒剂。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让社会、群众监督。
譬如不要动辄“404”,要时刻牢记毛爷爷说的: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
 
我也是醉了,冒着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的风险,表扬小毛,你真是不仅当得一手好婊··子,还立得一手好牌坊!
 
 
智豪律师事务所网编整理
本网相关案例:
    智豪团队是重庆乃至西南地区首家专做刑事辩护的刑事律师所,团队旗下汇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师、法学专家、博士等人才为确保办案质量,智豪律师作为首家向社会公开承诺所承接刑事案件经过全体律师的集体讨论以确定最佳的辩护方案——“集体智慧、团队资源”,结合刑事领域积累的广泛深厚的社会关系资源及刑事辩护的实战经验,“为生命辩护、为自由呐喊”。
会议讨论专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