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rkblurbg
    重庆刑辩专业律师所
    专注刑案 我们更专业
    只要我决定受理这个案子,摆在面前的就只有一个日程——打赢这个官司。
    我将全力以赴,用一切合理合法的手段把委托人解救出来,不管这样做会产生什么后果。
  • darkblurbg
    团队讨论
    全体律师、全部案件、全部讨论
  • darkblurbg
    重庆刑辩专业律师所
    智豪律所 专注刑案20年
  • darkblurbg

男子被警察带走时被人刺死,家属起诉公安局赔200万,法院:不支持

李某某等人与A市公安局确认公安行政处罚违法及赔偿一审行政判决书
(2016)辽0283行初44号
原告:李某某等人。
被告:A市公安局。
原告诉称,被害人李甲与女友江甲一直处于同居状态,2015年12月24日2、3点钟,被害人李甲因与女友江甲的感情纠葛将女友江甲带至其经营的烧烤店。案外人报警。江某(江甲的弟弟)与警察同时到达现场,态度嚣张,步态异常。2015年12月24日9时许,被害人李甲在被A市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民警带上警车的过程中因公安人员未尽到相应的保护义务而被江某连刺两刀重伤不治而亡。
原告认为,本案中被害人李甲在被警方控制被带走的过程中,已经处于公安机关的监管之下,人身自由被限制,人身安全完全交由警方控制。其自身无法行使正当防卫的权利,也无法远离危险。而警方任由犯罪嫌疑人在数名公安人员面前拔出随身携带的利刃刺向被害人李甲,而且还刺了被害人李甲两刀,导致其重伤不治。在犯罪发生前,警方精神懈怠,犯罪嫌疑人怀揣利刃,径直穿过警方人员到达案发现场,接近被害人,与公安人员站于一处,而警方竟然毫无察觉。在押送被害人的过程中,舍弃了停在咫尺处的警车,而选择了停在远处繁忙丁字路口且处于监控盲区的另一辆警车。面对明显状态异常的犯罪嫌疑人没有丝毫警觉,押送被害人径直从其面前走过,为后来的悲剧埋下了伏笔。犯罪发生后,距离现场5、6米远的警察仍以不疾不徐的踱步方式前进,可见其精神之懈怠。纵观整个事件,正是由于警方的一系列错误和纵容,最终促成了悲剧的发生。在犯罪发生前,警方未能尽到预防犯罪发生的责任;在犯罪发生时未能及时保护公民的人身自由和人身安全;警方的行为明显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条、第二十二条第十一款之规定。对李甲的死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令第75号《公安机关适用继续盘问规定》第三十九条,对在适用继续盘问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公安机关应当依照《公安机关督察条例》、《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追究有关责任人员的执法过错责任,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和其他有关规定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刑事责任:(六)因疏于管理导致发生被盘问人伤亡、逃跑、自杀、自伤等事故的;第四十条,被盘问人认为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违法实施继续盘问侵犯其合法权益造成损害,依法向公安机关申请国家赔偿的,公安机关应当依照国家赔偿法办理。根据以上事实和法律,我们在2016年3月24日向A市公安局申请国家赔偿,A市公安局在2016年3月31日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我们对庄公赔不受字(2016)001号决定不服,特向贵院起诉,请求法院确认被告对死者未尽到保护义务的行政行为违法,并向被害人赔偿以下费用:(1)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合计1146920元(按2014年标准);(2)儿子的生活费,合计58560元;(3)父母赡养费,合计56000元;(4)精神损害抚慰金,合计300000元;(5)儿子的医疗费用,合计500000元;以上各项共计人民币2061480元。
原告证据,略。
被告辩称,2015年12月24日我局处警民警与李甲一同离开“xx烧烤”的行为不属于继续盘问的强制措施。李甲被江某用刀刺伤,事发突然,过程极短,并且无法预料,不能认为是公安机关未尽到保护公民的义务,应属意外事件。同时在李甲被江某刺伤后,民警立即进行了制止并及时采取了相应的救助措施,有效制止了江某对李甲的进一步伤害行为。综上所述,我局在此案办理过程中,不存在任何过错和违法行为。原告的诉讼请求缺少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A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5年12月24日3时许,被害人李甲来到江甲位于辽宁省A市xx小区x号楼x单元xx号住处,因感情纠葛对江甲进行拳打脚踢,强行将江甲带至xx烧烤店内。7时左右,江某来到xx烧烤店内,江某看见姐姐江甲被李甲殴打伤势严重后,离开了xx烧烤店。8时左右,处警民警到达xx烧烤店,江甲、李甲、江父跟随处警民警到被告下属xx派出所做调解笔录。江甲和江父先上警车,李甲在准备上警车时,江某持刀捅刺李甲左前胸两刀,致心脏破裂,失血死亡,民警及时将江某控制。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二十一条第一款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对公民提出解决纠纷的要求,应当给予帮助;对公民的报警案件,应当及时查处。《110接处警工作规则》第九条规定,公安机关应当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合理布置警力,确保案件发生时,处警民警能够及时赶到现场。第十条规定,110报警服务台应当及时下达处警指令,公安机关各业务部门、基层单位和人员必须服从110报警服务台发出的处警指令,不得推诿、拖延处警,影响警情的处置。根据上述法律法规规定,被告具有接警出警、处警的法定职责。
2015年12月24日,A市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在接到报警后,立即出警、处警,在江甲、江父、李甲随同处警民警回派出所做调解笔录时,江某突然冲出来持刀捅刺李甲左前胸两刀,致心脏破裂,失血死亡,该情形办案民警无法预见,属于突发事件,事发后,处警民警积极救助,并及时将江某控制,被告接到报警后,出警、处警的行为并无不当。原告诉称被告对李甲进行了控制,其人身自由被限制,被告未尽到相应的保护义务,请求确认被告A市公安局行政行为违法及请求行政赔偿,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李某某等人请求确认被告A市公安局行政行为违法的诉讼请求。
二、驳回原告李某某等人请求判令被告A市公安局赔偿各项损失合计人民币2061480元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是重庆乃至西南地区首家专做刑事辩护的刑事律师所,团队旗下汇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师、法学专家、博士等人才为确保办案质量,智豪律师作为首家向社会公开承诺所承接刑事案件经过全体律师的集体讨论以确定最佳的辩护方案——“集体智慧、团队资源”,结合刑事领域积累的广泛深厚的社会关系资源及刑事辩护的实战经验,“为生命辩护、为自由呐喊”。
免责声明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权利问题,请相关权利人根据网站上的联系方式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智豪团队联系,本网承诺会及时处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