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rkblurbg
    重庆首家刑辩专业律师所
    专注刑案 我们更专业
    只要我决定受理这个案子,摆在面前的就只有一个日程——打赢这个官司。
    我将全力以赴,用一切合理合法的手段把委托人解救出来,不管这样做会产生什么后果。
  • darkblurbg
    团队讨论
    全体律师、全部案件、全部讨论
  • darkblurbg
    重庆首家刑辩专业律师所
    智豪律所 专注刑案20年
  • darkblurbg

渭南6岁被虐男童父亲被取保候审

西部网讯(陕西广播电视台《第一新闻》记者 单琳) 这些天,大家一直都很关注渭南6岁被虐男童鹏鹏的消息。从孩子出事到现在,已经有十多天了。在这期间鹏鹏接受了多项手术治疗,虽然目前病情平稳,但仍处于深度昏迷,并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孩子的父亲曾在4月3号短暂出现在医院后就再次消失。今天(4月7日),鹏鹏的父亲再次来到医院,目前已被渭南警方取保候审

  见到鹏鹏父亲时,他刚刚从宝鸡老家赶到西安唐都医院。鹏鹏父亲说,2016年9月经人介绍他和鹏鹏的继母孙某结婚,两个人共同抚养孙某10岁的儿子和6岁的鹏鹏。由于自己在铁路上的一个施工单位工作,长期不在家。所以平时鹏鹏主要由继母孙某照顾。

  鹏鹏的父亲:“我在家的时候,平时她(孙某)对娃特别好,让我觉得有时候娃黏她的(时候)多,黏我的少,所以我上班走我特别特别放心她,学习呀都挺细心。在家的时候我觉得娃挺开心的,吃饭都挺正常。”

  记者:“但是医生诊断有一项是长期营养不良?”

  鹏鹏的父亲:“这个我不知道,我想吃饭嘛,那都是自己的娃,都一块过日子,咋都想不到不可能给娃连饭都不吃。”

  鹏鹏的父亲告诉记者,在此之前鹏鹏确实曾经离家出走过三次。但基本都是到亲戚家或在路上玩耍。有时孙某会因为鹏鹏调皮跟他抱怨,最多动手打孩子屁股几下,但从没有发现过有过激或其它异常。3月12号自己外出工作后,就再也没见过鹏鹏。29号事发当天,孙某打来电话,说鹏鹏从楼上摔下来让他赶忙去医院,可到医院后却发现孩子的情况比想象的要糟糕的多。

  鹏鹏的父亲:“我也想问她,想了解了解她,她好像也不给我说啥,也没有啥给我说的。等我见到娃的时候,我看到手腕上,腿上、肩膀上都青了,这些都让我想不通,想不明白,你说摔了的话不可能是这个样子。问过她(孙某)身上这些是咋回事,她说她不知道。”

  据了解,3月29号鹏鹏父亲将孩子转送往西安唐都医院,随后就消失不见。4月3号,消失六天的鹏鹏父亲又出现在医院,但面对亲属的埋怨,鹏鹏的父亲却选择再次失联。鹏鹏父亲告诉记者,消失的这段时间,他也在到处筹钱,已经打算将房子卖掉给孩子看病。

  鹏鹏的父亲:“那天我来到医院之后,我确实想看娃,但我连监护室门口都没进去,我也知道前妻责怪我,我粗心大意没有照顾好娃。我没有做到一个父亲该做的,这辈子我就陪在娃身边,我希望娃快点好起来,我想给娃说一下‘爸爸对不起你。’”

  此外,记者了解到,目前渭南警方已对鹏鹏父亲赵某采取了取保候审的措施。同时鹏鹏病情目前基本平稳,肺部感染明显好转,但由于脑部创伤严重,还处于危险期。

(文章来源: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是重庆乃至西南地区首家专做刑事辩护的刑事律师所,团队旗下汇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师、法学专家、博士等人才为确保办案质量,智豪律师作为首家向社会公开承诺所承接刑事案件经过全体律师的集体讨论以确定最佳的辩护方案——“集体智慧、团队资源”,结合刑事领域积累的广泛深厚的社会关系资源及刑事辩护的实战经验,“为生命辩护、为自由呐喊”。
免责声明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权利问题,请相关权利人根据网站上的联系方式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智豪团队联系,本网承诺会及时处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