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rkblurbg
    重庆刑辩专业律师所
    只要我决定受理这个案子,摆在面前的就只有一个日程——打赢这个官司。
    我将全力以赴,用一切合理合法的手段把委托人解救出来,不管这样做会产生什么后果。
  • darkblurbg
    团队讨论
    全体律师、全部案件、全部讨论
  • darkblurbg
    重庆刑辩专业律师所
    智豪律所 专注刑案20年
  • darkblurbg

被告人史某某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决定执行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史某某,男,1960年1月20日出生于甘肃省酒泉市,汉族,大学文化,原系酒泉市城乡建设管理局局长,曾任酒泉市房地产管理局局长,住酒泉市。
 
因本案于2013年9月6日被甘肃省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
 
现羁押于白银市白银区看守所
 
辩护人肖永成,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田国平,甘肃致中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茹某某,女,1959年10月10日出生于甘肃省酒泉市,汉族,高中文化,酒泉市退休职工,住酒泉市。
 
因本案于2013年9月6日被甘肃省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同年10月12日被取保候审
 
经甘肃省人民检察院决定,2013年12月11日被甘肃省公安厅直属公安局刑事拘留,同月23日被逮捕。
 
经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2014年7月3日被取保候审。
 
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甘肃省白银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史某某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原审被告人茹某某犯受贿罪一案,于2014年7月3日作出(2014)白中刑二初字第1号刑事判决。
 
原审被告人史某某不服,提出上诉。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审查上诉理由、听取辩护人意见和讯问被告人,认为本案事实清楚,符合不开庭审理的条件,决定不开庭审理。
 
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史某某于2003年至2013年5月,在担任甘肃省酒泉市房地产管理局局长、酒泉市城乡建设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项目招标、市政项目建设、工程款支付等公务活动中,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浙江中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兰州分公司等25家建筑工程单位及个人给予的现金、金条及房产合计人民币1864.775265万元、美元41万元。
 
其中,被告人茹某某与史某某共同收受浙江中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兰州分公司为其二人按揭所购的位于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泗陈公路518弄颐景园住宅小区别墅一套。
 
至案发,收受房款本金及利息共计人民币568.647265万元。
 
被告人史某某对其折合价值为2511.865789万元人民币的财产及12.343875万美元、1.1495万欧元、3.087万港币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原审判决列举了史某某任职的文件,酒泉市有关工程招标、中标、承包文件,各行贿人证言;扣押银行存折、现金清单,房产证及购房合同,史某某家庭合法收入、日常支出的证明,以及被告人史某某、茹某某的供述等证据,以证明上述事实。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史某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且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
 
被告人茹某某与史某某共同收受房产一套,其行为亦构成受贿罪。
 
在二人共同受贿犯罪中,史某某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茹某某起帮助作用,系从犯,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被告人史某某的财产明显超过合法收入,不能说明来源,其行为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依法应数罪并罚。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  第一款  、第三百八十六条  、第三百八十三条  第一款  (一)项、第三百九十五条  第一款  、第二十五条  第一款  、第二十七条  、第四十八条  、第五十七条  第一款  、第五十九条  、第六十四条  、第六十九条  、第七十二条  之规定,以被告人史某某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告人茹某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并判决检察机关未随案移送的已追缴被告人史某某的受贿款和非法所得人民币2974.577213万元,美元51.0755万元,港币3.087万元,欧元5015元;上海、三亚、珠海、太原、兰州等处房产及商铺共8套;金条、金银饰品、藏品、玉器及手表等物共计64件,均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原审被告人史某某上诉提出:1、受贿罪部分。
 
原判认定其收受姚某某、赵某某上海别墅一套构成受贿罪,定性不当,证据不足;认定收受吴某某200万元,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认定收受李某甲300万元证据不足;认定其收受马某某支付三亚房产首付款25万元及珠海房子装修款35.687万元,部分事实有误;认定收受姚某某兰州仁恒国际A7-2204房产构成受贿罪,部分事实不清。
 
2、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部分。
 
原判认定史某某家庭总财产及消费性支出数额与事实有出入,不应将案外人李某乙个人50万存款、李某乙女儿个人物品“金算盘”、史某某个人金饰12件以及李某乙、史某某在兰州结婚礼金26万元计入史某某家庭总财产;认定史某某家庭合法收入数额与事实有出入,遗漏部分合法收入;认定史某某对共有人民币及外币数额不能说明来源与事实有出入,史某某给谢某某借款本金1000万元与事实不符;认定史某某、茹某某家庭相关财产产生的孳息系非法财产,没有证据支持。
 
3、史某某认罪态度好,如实交代全部罪行,深刻悔罪,所有收受款全部缴回,有自首事实,请求从轻、减轻处罚。
 
其辩护人提出,史某某具有自首情节,应对其减轻处罚;一审没有将史某某个人和其家人的财产进行甄别,并全部予以没收,不符合法律规定;对史某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的部分事实认定上存在错误,加大了数额。
 
辩护人在二审期间还提交调取证据申请书、案外人财产返还申请书和茹某某业务提成等收入的说明,申请调取2005年至2007年期间史某某通过其在招商银行给吴某某支付70余万元的银行凭证,要求对史某某女婿个人及家庭财产予以返还,并对一审未予认定的茹某某业务提成等收入共计65.27万元予以认定。
 
经审理查明,上诉人史某某犯有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原审被告人茹某某犯有受贿罪,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一、受贿罪
 
上诉人史某某于2003年至2013年5月先后担任酒泉市房管局局长、城建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项目招标、市政项目建设、工程款支付等公务活动中,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浙江中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兰州分公司等25家建筑工程单位及个人给予的现金、金条及房产合计1864.775265万元人民币(以下未作特别标注的均为人民币)、41万美元。
 
其中,原审被告人茹某某与上诉人史某某共同收受姚某某所购上海市松江区别墅一套。
 
具体事实分述如下:
 
(一)2007年,浙江中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兰州分公司(以下简称“中业集团兰州分公司”)负责人姚某某、赵某某以浙江广厦第六建筑工程公司的名义承揽了酒泉市仁和家园经济适用房一期建设工程,为了能在工程中得到上诉人史某某的关照,姚某某、赵某某送给史某某位于甘肃省兰州市仁恒国际住宅小区A7-2204房产一套,价值101.2078万元。
 
2009年,中业集团兰州分公司承建了酒泉市仁和家园经济适用房后期建设工程、酒泉市政府兰州飞天花苑建设等工程。
 
2009年11月,该公司负责人姚某某、赵某某为了让上诉人史某某在工程建设过程中给予帮助,并且希望以后在其他工程方面能给予关照,二人商议后决定送给上诉人史某某位于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泗陈公路518弄颐景园住宅小区别墅一套。
 
史某某同意后,安排原审被告人茹某某与姚某某于2009年11月21日到上海颐景园房地产有限公司,由茹某某签订购房合同,将该别墅产权登记在茹某某名下。
 
中业集团兰州分公司支付首付款380.8548万元,并以茹某某的名义在中国农业银行上海金桥支行办理了570万元的按揭贷款,月供4.524835万元由中业集团兰州分公司支付。
 
2010年1月至2013年7月,中业集团兰州分公司支付该别墅首付款及按揭贷款本金共计484.128814万元,利息84.518451万元,剩余按揭房款466.725986万元尚未支付。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行贿人姚某某、赵某某证言证明,2007年,姚某某和赵某某以浙江广厦六建的名义承揽了酒泉市经济适用房一期建设工程,工程由史某某具体负责。
 
为了和时任酒泉市房管局局长的史某某搞好关系,在工程建设中得到关照,也为了能够通过史某某承揽到更多的工程。
 
二人商量后,在兰州市购买仁恒国际住宅小区A7-2204房产一套送给史某某。
 
后史某某在酒泉市经济适用房一期建设工程结付工程款等方面给予了关照,并在他的帮忙下承揽了酒泉市经济适用房第二、三期的工程。
 
2009年11月份,二人为了让史某某在工程建设过程中给予更多关照,又给史某某在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泗陈公路518弄颐景园住宅小区购买别墅一套。
 
当时史某某不同意用他的身份证办手续,说用他老婆茹某某的身份证办相关手续。
 
2009年11月20日左右,茹某某带着她的身份证、户口簿、结婚证和姚某某、赵某某一起到上海去售楼处签的合同,茹某某用她的身份证办理了有关手续,并在合同上签了字,还以茹某某的名义通过刷卡交了380.8548万元的首付款,余款570万元以茹某某的名义办理了按揭贷款手续。
 
他们将贷款所需要的茹某某的身份证、户口簿、结婚证、收入证明都提供给了房地产开发公司,将房屋预售合同、首付款票据等所有手续都交给了茹某某,后来的交房、房产登记手续都是茹某某自己办的。
 
以茹某某名义所贷的570万元贷款月供款是由中业集团兰州分公司每月按时支付的,从2010年元月开始,公司每月按时将月供款4.524835万元打到茹某某的还款账户上,银行再从茹某某还款账户上扣款,截止2013年5月份,共还本息185.518235万元,具体手续是由公司出纳魏春瑞办理的。
 
后中业集团兰州分公司承揽到酒泉市博物馆项目建设部分工程、张掖路紫金百货商场建设、东部市场永瑞房地产开发公司建设工程、西固国投廉租房建设、酒泉市政府在安宁区为县级以上干部修建的飞天花苑住宅小区等工程。
 
2、兰州仁恒房地产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交款凭证等证实,兰州仁恒国际A7-2204房产于2007年由赵某某购买,房价101.2078万元,该房产初始登记在史晓娟名下,现转登记在王宗德名下。
 
3、上海颐景园255号别墅商品房预售合同、房地产登记申请书、房地产登记证明、茹某某个人贷款申请表、个人住房贷款抵押合同、中国农业银行个人借款凭证及交易明细等证实,2009年11月,原审被告人茹某某在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泗陈公路518弄颐景园住宅小区购买255号别墅1套,总价950.8548万元。
 
购买该别墅的首付款380.8548万元、按揭贷款570万元均由中业集团兰州分公司支付并按期还贷。
 
4、酒泉市政府兰州飞天花苑建设合同、酒泉市博物馆建筑工程施工合同、酒泉市城市重点建设项目拆迁安置房工程合同等证实,浙江中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广厦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签订承揽以上工程。
 
5、上诉人史某某供述,大概在2007年,中业集团兰州分公司副经理姚某某为了能在酒泉市仁和家园经济适用房建设工程中得到其的关照,送给其兰州仁恒国际A7-2204的房子一套,房价大约100万元,房子登记在其女儿史晓娟(即“史某某”)的名下。
 
2009年11月份,姚某某为了能够在酒泉仁和家园经济适用房建设工程、酒泉市政府的兰州飞天花苑建设工程中得到关照,姚某某为其订购了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泗陈公路518弄255号的别墅,并将这套别墅办在其妻子茹某某的名下。
 
该别墅总价950.8548万元,首付款380.8548万元是姚某某交的,剩下的570万元以茹某某的名义办理的按揭贷款,每月的房贷也是姚某某还的,具体每月还多少,怎么还的不知道。
 
姚某某送了这套别墅后,其帮他承揽了酒泉市政府在兰州飞天花苑的住宅小区建设工程,2012年底帮他承揽了酒泉市博物馆的建设工程。
 
6、原审被告人茹某某供述,其和史某某在2009年收受了姚某某所送位于上海市松江区的一套别墅。
 
别墅的购房手续是史某某让其和姚某某去上海办理的,用其的名字签订的购房合同和办理的房屋按揭贷款手续。
 
该别墅价值大概900多万元,首付款300多万元是姚某某付的,按揭贷款数额大概是600万元,具体手续也是姚某某办的,每月还款也由姚某某按期还的。
 
姚某某在酒泉、兰州先后承揽了经济适用房工程及酒泉市政府在兰州的飞天花苑住宅小区工程,姚某某也是冲史某某手中的权力为了承包工程才送的这套别墅。
 
(二)兰州集源堂商贸有限公司经理吴某某通过上诉人史某某,先后承揽到酒泉市东关苑、欧洲苑小区、城区道路的绿化、石材等工程。
 
为感谢史某某的关照,吴某某于2006年在史某某购买兰州中广金色家园A楼1-3交A-C号商铺时,为史某某支付房款200万元。
 
2011年12月,上诉人史某某以在北京买东西为名,让吴某某向其提供的“刘建平”银行卡打款128万元。
 
2012年4月,史某某将该128万元转移至“第瑛”的银行卡。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行贿人吴某某证言证明,2005年,史某某购买了兰州甘南路金色花园的一套铺面,其陆续通过甘肃陇原建材有限责任公司以转账、现金的方式给史某某交了200万元的购房款。
 
2011年底,史某某打电话说他要在北京买东西,让其给他打款128万元,其就从自己中国银行的一个卡上给他转了128万元。
 
给史某某送钱一方面是由于他的帮忙其承揽到了工程,给他的好处费,另一方面是希望他在以后的工程上继续对其照顾。
 
2、证人茹某某证言证明,兰州市中广金色花园商铺款其给开发商付了65万元房款,剩余的200万元是吴某某交的。
 
2011年,史某某说要在北京购买东西但没有买上,有128万元要往回打,其就拿侄女第瑛的身份证在中国银行酒泉北街支行开办了一张银行卡。
 
过了一段时间,有128万元打入“第瑛”的银行卡。
 
3、证人王某乙证言证明,其没有以自己名义在兰州购买过房产。
 
4、兰州天正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提供的商品房买卖合同、记账凭证、银行现金交款单及收条;侦查机关在史某某的仁恒国际家中扣押的销售不动产发票、银行交款单据、开发商售房收据、进账单等证实,2006年4月,吴某某在兰州中广金色家园为史某某购买了2幢2号楼商铺1套(购房初始登记在吴某某名下),合同价款265.96万元,该商铺是以茹某某的名义签订购房合同。
 
史某某、茹某某交付房款61.8178万元,吴某某代为交付200万元。
 
2009年12月17日,该房产经置换后变更登记在王某某名下,合同价款变更为249.8225万元。
 
两次购房手续均由吴某某代为办理。
 
5、酒泉城区道路工程花岗岩路缘石及其它材料供应合同证实,2012年5月,敦煌市万达石业有限公司与酒泉市城乡建设局签订肃州南路、祁连路等道路花岗岩路缘石及其它材料供应合同。
 
6、银行卡明细证实,吴某某于2011年12月14日向“刘建平”银行卡打款128万元,2012年4月1日转至“第瑛”银行卡。
 
7、上诉人史某某供述,2006年吴某某帮其订购了兰州中广金色家园A楼1-3交A-C号商铺,商铺大概260多万元,吴某某给其交了200万元。
 
2011年底,其以在北京买家具为名让吴某某给北京打些钱,并给吴某某提供了其同学妻子的银行卡号,吴某某就按其提供的卡号打了128万元。
 
在其的帮忙介绍下,吴某某先后承揽了酒泉市祥和家园一层商铺的干挂石材工程、酒泉明珠建业公司和宜鑫市政公司承建的道牙石材工程、兰州飞天花苑小区的绿化及庭院铺装工程等。
 
(三)2010年底,上诉人史某某收受酒泉太和实业有限公司经理李某甲300万元,在该公司酒泉北大河土地开发、审批等工程事项上予以了关照。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行贿人李某甲证言及借条证明,2011年1月,其到史某某的办公室说起北大河地皮开发的事情,史某某也表态尽力帮忙,并说他有一个姓洪的朋友有事要用钱,让其给他打300万元用一下。
 
后史某某给其写了个条子和卡号,其中一张条子上面写的是卡号、户名和开户行,另一张是借条,内容是“今借到李某甲现金叁百万元,借款人是洪艺盛、洪有亮,2011年1月27日”。
 
当时一看这张借条感觉史某某向其要的300万元,史某某给的借条明明就是个空条子。
 
过了几天,其通过妻子李红霞的账户给史某某提供的“洪艺盛”账户打了300万元。
 
借条内容为:“今借到李某甲现金叁佰万元正,¥3000000元。
 
借款人洪艺盛、洪有亮。
 
借款日期2011.元.27.”
 
2、银行交易明细证实,“李红霞”账户向“洪艺盛”账户汇款300万元。
 
3、酒泉市北大河土地开发协议书证实,酒泉市肃州区人民政府与酒泉太和实业有限公司签订了北大河土地开发协议。
 
4、上诉人史某某供述,李某甲通过招商引资购买了酒泉北大河的几百亩土地准备开发,2010年底,李某甲为了让其在他的土地开发上能够帮忙,提出给其300万元。
 
其让李某甲将钱先打到朋友洪友吉提供的他亲戚洪艺盛的账户上,后安排洪友吉将这300万元又打到山西同至人购物中心用于付商铺款。
 
(四)甘肃巨龙集团董事长马某某为感谢上诉人史某某在该公司房地产开发建设项目手续审批等方面的关照,于2007年在其办公楼下送给史某某现金95万元;2007年,马某某为史某某装修珠海市情侣北路美丽湾花园2期2单元301房屋支付装修款35.687万元;2008年,上诉人史某某在购买海南省三亚市亚龙湾公主郡61栋501房时,马某某为其支付房款25万元;2013年初,马某某在酒泉市欧洲苑小区门口送给史某某现金50万元。
 
史某某在马某某承揽的工程项目审批、建设等手续办理上,给予了帮助。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行贿人马某某证言证明,2007年的一天,史某某说他想在珠海市买一套住房,希望其能给他借上100万,其当时心里清楚,史某某就是以“借”的名义索要100万,也就答应了,后在公司办公楼下将95万元送给史某某。
 
2008年春节过后的一天,其按照史某某的要求把他珠海301房子装修好并给史某某买了家具,装修和家具总共花了35.687万元。
 
2008年的一天,其和史某某去海南三亚亚龙湾看房子,并各订了一套住房,其给每套房各交了25万元的定金。
 
2013年1月份的一天,史某某说马上过年了没钱花让其给他拿50万,过了几天,其在史某某所住的欧洲苑大门口送给他50万元。
 
史某某每次“借”钱其都给他,是为了和他搞好关系,有利于公司业务的发展。
 
2、甘肃巨龙供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挂账说明证明,史某某在珠海市情侣北路美丽湾花园2期2单元301住房由该公司支付装修费。
 
3、海南省三亚市土地房屋权证、三亚虹霞开发建设有限公司提供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及补充协议、银行交款单及刷卡记录;侦查机关在史某某仁恒国际家中扣押的购房发票、住房维修资金收据及缴款单等证实,2008年10月,史某某在海南省三亚市亚龙湾开发区购买亚龙湾公主郡61号公寓楼501房产一套,马某某于2008年10月刷卡支付25万元预付款。
 
4、房地产权登记表、商品房买卖合同、房地产产权证、转账交易明细表等证实,2007年3月,史某某购买珠海美丽湾花园2期1栋2单元301房产一套。
 
5、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证实,甘肃巨龙供销集团酒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相关工程。
 
6、上诉人史某某供述,甘肃巨龙集团董事长马某某为了能让其在他公司的房地产开发建设项目的手续审批等方面给予帮忙,于2007年在他的办公楼下给其送了95万元。
 
马某某还为其装修珠海301号房子花了35.687万元。
 
大概在2008年,其在三亚订购了亚龙湾公主郡61栋501的房子,马某某还刷卡替其支付了25万元的首付款,实际是马某某送了其25万元。
 
2013年初,马某某在酒泉欧洲苑小区的门口送给其50万元,说是过年用。
 
马某某在酒泉先后开发了两个住宅小区及酒文化博览园,在这些项目审批、建设等手续的办理上,其都给他协调办理,帮了一定的忙。
 
(五)2007年至2009年,酒泉市明珠建业股份有限公司承揽了酒泉市世博以北的部分廉租房建设工程。
 
该公司董事长杨万明为了催要工程款,并希望在工程中得到上诉人史某某关照,于2008年、2009年间,先后三次在其车内及办公室送给上诉人史某某现金25万元;于2010年,在杨万明公司接待室送给上诉人史某某金条10根,价值人民币16.5331万元;于2010年至2013年春节期间,先后三次在其公司接待室送给史某某美元25万元;于2013年6月初,在杨万明公司楼下送给上诉人史某某美元16万元。
 
后经史某某关照,杨万明又先后承揽了酒泉市肃州南路道路改造、酒泉市政道路建设等工程,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甘肃省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涉案10根金条价值为人民币16.5331万元的价格鉴定结论书、证人王某甲和行贿人杨万明的证言,以及上诉人史某某的供述等。
 
(六)2004年至2010年,上诉人史某某先后三次收受酒泉广厦建业有限公司经理王科为感谢史某某在其承揽工程及工程款结付中的关照,以打牌和拜年等名义所送人民币共计55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房产证存根及审核表、行贿人王科的证言,以及上诉人史某某的供述等。
 
(七)2009年至2012年,上诉人史某某先后收受酒泉市长青花木有限公司董事长魏世民人民币共计41万元,为魏世民承揽的酒泉市安居住宅小区工程款结算等事项给予了关照。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房地产买卖契约、现金存款凭证、结算收据、行贿人魏世民的证言,以及上诉人史某某的供述等。
 
(八)2011年至2013年4月,上诉人史某某先后收受酒泉市宜鑫市政建设有限公司经理索占武人民币40万元、金条1根(100克,价值3.7001万元),为索占武承揽建设工程、结算工程款等事项上给予了关照。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甘肃省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涉案100.0023克金条价值为人民币3.7001万元的价格鉴定结论书、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行贿人索占武的证言,以及上诉人史某某的供述等。
 
(九)2012年至2013年间,上诉人史某某多次收受酒泉鄢陵园林绿化工程公司经理孙红伟现金共计40万元,并在该公司承建酒泉世博以北的廉租房小区绿化工程、酒泉市飞天路道路绿化等工程款的结算上给予了关照。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酒泉市飞天路绿化带整治工程施工合同及授权委托书、园林绿化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中标通知书、行贿人孙红伟的证言,以及上诉人史某某的供述等。
 
(十)2012年底,上诉人史某某在其办公室收受酒泉广厦建业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万兴红现金20万元,并在该公司承揽的酒泉市秀园路口改造工程、酒泉市飞天路绿化等工程款结算事项上给予了关照。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行贿人万兴红的证言,以及上诉人史某某的供述等。
 
(十一)2012年,上诉人史某某在其酒泉欧洲苑小区302室家中收受酒泉泉湖建筑公司第七分公司经理陈治国现金12万元,为该公司承揽的酒泉市祁连路城市入口道路改造建设工程款结算事项上给予了关照。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行贿人陈治国的证言,以及上诉人史某某的供述等。
 
(十二)2012年,上诉人史某某在其办公室收受酒泉市洪洋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经理洪忠进现金10万元,为该公司承建的洪洋世纪名门小区供热连接事项上进行了协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行贿人洪忠进的证言和上诉人史某某的供述,且相互印证。
 
(十三)2005年底,上诉人史某某在兰州市锦江大酒店收受敦煌市七里镇建筑安装工程公司经理陈海龙现金5万元。
 
2006年下半年,史某某在其办公室收受陈龙海现金5万元。
 
史某某帮助该公司承揽了酒泉市房管局廉租房建设工程,并在工程款结算上给予了关照。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行贿人陈海龙的证言,以及上诉人史某某的供述等。
 
(十四)2009年8、9月,上诉人史某某收受甘肃金佛寺建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黄兴林现金10万元。
 
史某某在该公司结算酒泉市仁和家园小区部分工程款和承揽酒泉世博以北廉租房的部分建设工程上给予了帮助。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行贿人黄兴林的证言,以及上诉人史某某的供述等。
 
(十五)2009年底,上诉人史某某在其办公室收受酒泉市金佛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第一分公司经理茹康忠现金10万元。
 
后史某某在该公司承建酒泉市育才中学寄宿楼工程款结算事项上给予了关照。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行贿人茹康忠的证言,以及上诉人史某某的供述等。
 
(十六)2012年,上诉人史某某在其酒泉欧洲苑302室家中收受甘肃昭通路桥有限公司第一分公司经理张万国现金10万元。
 
史某某在该公司承建酒泉园林路道路建设工程款结算事项上给予了关照。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行贿人张万国的证言,以及上诉人史某某的供述等。
 
(十七)2008年,上诉人史某某在其办公室收受甘肃金佛寺建筑公司第五分公司经理马守新现金8万元。
 
史某某为该公司承建的酒泉仁和家园小太阳幼儿园工程款结算事项上给予了关照。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行贿人马守新的证言,以及上诉人史某某的供述等。
 
(十八)2006年至2007年间,上诉人史某某多次收受原酒泉市飞翔建业第一分公司经理马某某现金共计8万元。
 
史某某为马某某承揽的建筑工程给予了关照。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行贿人马某某的证言和上诉人史某某的供述,且相互印证。
 
(十九)2007年至2013年5月间,上诉人史某某在其办公室先后收受酒泉市第三建筑公司董事长张某某现金共计8万元。
 
后史某某对该公司下设的银达房地产开发公司在建筑业务等方面给予了关照。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行贿人张某某的证言和上诉人史某某的供述,且相互印证。
 
(二十)2008年,上诉人史某某在兰州金海悦宾馆两次收受北京建工建筑设计研究院兰州分院七所所长李某某现金8万元。
 
后史某某为该所结算酒泉市鼓楼东北地块的规划设计费事项上给予了关照。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建设工程设计合同、行贿人李某某的证言,以及上诉人史某某的供述等。
 
(二十一)2007年至2008年,上诉人史某某先后收受酒泉市肃州区银达镇明沙窝建筑队负责人许某某现金共计7万元。
 
后史某某帮助许某某承揽了酒泉市木器厂拆迁工程、酒泉市邮电街、共和街垃圾清理工程。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行贿人许某某的证言和上诉人史某某的供述,且相互印证。
 
(二十二)2007年至2013年,上诉人史某某在其办公室先后收受酒泉市广厦建业有限公司项目部负责人王某某现金共计6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行贿人王某某的证言,以及上诉人史某某的供述等。
 
(二十三)2011年,上诉人史某某在兰州蓝宝石酒店两次收受酒泉市果园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第二分公司经理张某某人民币共计5万元。
 
后史某某帮助张某某办理了酒泉鸿盛房地产开发公司房屋开发资质事宜。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行贿人张某某的证言和上诉人史某某的供述,且相互印证。
 
(二十四)2011年8月,上诉人史某某在其办公室收受甘肃锦绣园林景观工程有限公司经理李某乙现金5万元。
 
后史某某在该公司承揽的酒泉东关廉租房小区绿化工程及其他工程上给予了关照。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园林绿化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行贿人李某乙的证言,以及上诉人史某某的供述等。
 
(二十五)2010年,上诉人史某某在其办公室收受甘肃省第七建筑公司酒泉项目部负责人田某某现金3万元。
 
后史某某在该公司承建的酒泉世博北公共租赁房的部分建设工程款结算事项上给予了关照。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行贿人田某某的证言,以及上诉人史某某的供述等。
 
以上证据均在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时出示、质证和辩论。
 
二审中上诉人史某某及其辩护人、原审被告人茹某某均未提出新的证据。
 
经本院审查,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应予以确认。
 
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上诉人史某某在案发时家庭实际财产为5865.966817万元人民币,53.343875万美元,1.1495万欧元,3.087万港币,包括房产、现金、债权、投资款、贵重物品折价、购物卡,及史某某、茹某某在本人或他人名下银行存款等。
 
史某某和茹某某自1984年至2013年家庭日常消费支出为40.035万元人民币。
 
史某某、茹某某自1980年至2013年的合法收入为433.913902万元人民币,违法所得产生的孳息及其他非法收入共计1195.849761万元人民币。
 
经查明被告人史某某受贿数额折合1864.775265万元人民币、美元41万元。
 
综上,上诉人史某某对数额为2411.462889万元人民币、12.343875万美元、1.1495万欧元、3.087万港币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扣押的房屋产权证、房屋买卖合同、收款收据、发票等文件清单;扣押的黄金、手表、人民币、外币、银行存折、银行卡、购物卡等物品清单;价格鉴定意见、查询储蓄存款通知书及银行交易凭证;史某某、茹某某工资收入证明材料、国家统计局酒泉调查大队统计数据等;商铺租赁协议、商铺租赁费的说明,及相关证人证言在案证实。
 
且以上证据在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时经举证、质证、辩论,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应予以确认。
 
针对上诉人史某某所提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根据本案的事实、证据及法律规定,综合评判如下:
 
1、对于上诉人史某某所提“原判认定其收受姚某某、赵某某兰州仁恒国际房产一套、上海别墅一套,收受吴某某200万元,收受李某甲300万元,收受马某某三亚房产首付款25万元及珠海房子装修款35.687万元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上诉理由。
 
经查,姚某某和赵某某证言证明,为了在其承建、并由上诉人史某某负责的酒泉市经适房工程中得到关照,或为今后承揽到更多史某某负责的工程项目,先后于2007年、2009年送给史某某兰州和上海两处房产。
 
对此有史某某的供述、建筑工程施工合同、房产公司说明和商品房预售合同等证据予以印证。
 
吴某某证言证明,2005年和2011年,其以转账和现金方式分别给史某某200万元和128万元,目的就是给史某某帮忙承揽到工程的好处费,并希望史某某在以后的工程上继续照顾。
 
上诉人史某某及原审被告人茹某某的供述、酒泉城区道路工程石材供应合同、银行卡明细等证据,能够相互印证上诉人史某某收受吴某某200万元的事实。
 
李某甲证言证明,2011年为北大河地皮开发的事,史某某向其“借款”300万元,但借条的借款人为“洪艺盛”。
 
对此有史某某的供述、酒泉市北大河土地开发协议书、借条及付款凭证等证据予以印证。
 
马某某证言证明,2008年春节后其按照史某某的要求把史某某珠海房子装修好并买了家具,总共花了35.687万元,同年的一天其和史某某到三亚看房,并给史某某交了25万元定金,这样做主要是在其公司房地产开发建设项目方面给予帮助。
 
对此有史某某的供述、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巨龙公司说明及商品房买卖合同等证据予以印证。
 
因此,上述证据充分证明了上诉人史某某收受贿赂的犯罪事实,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2、对于上诉人史某某所提“原判认定史某某家庭总财产及消费性支出数额与事实有出入,不应将案外人李某乙个人50万存款、李某乙女儿个人物品‘金算盘’、史某某个人金饰12件以及李某乙、史某某在兰州结婚礼金26万元计入史某某家庭总财产;认定史某某家庭合法收入数额与事实有出入,遗漏部分合法收入;认定史某某对共有人民币及外币数额不能说明来源与事实有出入,史某某给谢某某借款本金1000万元与事实不符;认定史某某、茹某某家庭相关财产产生的孳息系非法财产,没有证据支持”的上诉理由,其辩护人所提“一审没有将史某某个人和其家人的财产进行甄别,并全部予以没收,不符合刑法第五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对史某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的部分事实认定上存在错误,加大了数额”的辩护意见,以及辩护人在二审期间提交的调取证据申请书、案外人财产返还申请书和茹某某业务提成等收入的说明。
 
经查,扣押物品清单载明的内容、相关证人证言及上诉人史某某供述等证据证明,被扣之物及存款持有人或为上诉人史某某或茹某某,或为代存代管于他人名下。
 
一审根据现有证据准确区分财物实际所有人,并认定史某某在案发时家庭实际财产、日常消费性支出、家庭合法收入和家庭非法收入产生的孳息,除在家庭总财产及差额部分计算略有偏差外,其余认定数额均正确。
 
原审对上诉人史某某判决附加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符合法律规定,并非是对其家属所有或应有财产的没收。
 
上诉人史某某其实际拥有的财产与其合法来源之间形成巨大反差,完全超出其正常收入范围和人们惯常理解的合理范畴,对其财产差额部分予以追缴是对其不能说明来源的财产依法进行处理的应有之义,不能与刑法第五十九条第二款混为一谈。
 
所谓2005年至2007年上诉人史某某通过招商银行给吴某某支付70余万元的银行凭证,与本案事实认定不具有关联性,不予支持。
 
李某乙主张返还的其个人及家庭财产,但其无法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无法认定,对所提上述申请予以驳回。
 
原审被告人茹某某业务提成收入说明,符合刑事证据的形式要件,经本院核查,辩护人提交茹某某业务收入65.27万元客观、真实,应予采纳,并将65.27万元作为茹某某合法收入从不能说明来源的差额部分中扣除。
 
对一审认定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中涉案人民币数额存在的计算错误由二审一并纠正,即上诉人史某某不能说明来源的人民币数额由2511.865789万元人民币纠正为2411.462889万元人民币。
 
3、对于上诉人史某某所提“其认罪态度好,如实交代全部罪行,深刻悔罪,所有收受款全部缴回,有自首事实,应当从轻、减轻处罚”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所提“史某某构成自首,应对其减轻处罚”的辩护意见。
 
经查,最高人民检察院督办函和甘肃省人民检察院办案说明均证明,史某某在检察机关掌握了其受贿上海房产的犯罪事实,并查获相应证据的情况下,陆续交代其受贿犯罪事实。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没有自动投案,在办案机关调查谈话、讯问、采取调查措施或者强制措施期间,犯罪分子如实交代办案机关掌握的线索所针对的事实的,不能认定为自首。
 
史某某在侦查阶段虽然有认罪态度好、能如实供述其全部罪行、收受赃款全部缴回等酌定从轻情节,但一审已结合其犯罪的具体情节进行了综合考虑,体现了依法从宽的刑事政策。
 
故上诉人史某某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
 
本院认为,原判认定上诉人史某某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及原审被告人茹某某犯受贿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
 
鉴于二审出现新证据,且一审判决主文第三项存在犯罪金额计算错误和赃款赃物判处不当。
 
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  第一款  第(一)、第(二)项  ,第二百三十三条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四条  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白中刑二初字第1号刑事判决主文第一、第二项对上诉人史某某和原审被告人茹某某定罪量刑部分,即“被告人史某某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茹某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部分;
 
二、撤销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白中刑二初字第1号刑事判决主文第三项对涉案赃款赃物判处部分,即“检察机关未随案移送的已追缴被告人史某某的受贿款和非法所得人民币2974.577213万元,美元51.0755万元,港币3.087万元,欧元5015元;上海、三亚、珠海、太原、兰州等处房产及商铺共8套;金条、金银饰品、藏品、玉器及手表等物共计64件,均予以没收,上缴国库”部分;
 
三、检察机关未随案移交的受贿所得赃款赃物及用于抵缴受贿所得赃款的上诉人史某某财产共计折合1864.775265万元人民币、41万美元,依法上缴国库;检察机关未随案移交的上诉人史某某违法所得产生的孳息及其他非法收入共计1195.849761万元人民币,除去办案机关已收缴的232.07万元人民币,剩余的963.779761万元人民币,依法上缴国库;财产的差额部分折价2411.462889万元人民币(已除去原审被告人茹某某合法收入65.27万元人民币)、12.343875万美元、1.1495万欧元、3.087万港币,依法予以追缴;其余部分中将作为史某某个人的财产依法予以没收。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  之规定,本判决即为核准以犯受贿罪判处上诉人史某某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刑事判决。


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是重庆乃至西南地区首家专做刑事辩护的刑事律师所,团队旗下汇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师、法学专家、博士等人才为确保办案质量,智豪律师作为首家向社会公开承诺所承接刑事案件经过全体律师的集体讨论以确定最佳的辩护方案——“集体智慧、团队资源”,结合刑事领域积累的广泛深厚的社会关系资源及刑事辩护的实战经验,“为生命辩护、为自由呐喊”。
免责声明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权利问题,请相关权利人根据网站上的联系方式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智豪团队联系,本网承诺会及时处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