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rkblurbg
    重庆首家刑辩专业律师所
    专注刑案 我们更专业
    只要我决定受理这个案子,摆在面前的就只有一个日程——打赢这个官司。
    我将全力以赴,用一切合理合法的手段把委托人解救出来,不管这样做会产生什么后果。
  • darkblurbg
    团队讨论
    全体律师、全部案件、全部讨论
  • darkblurbg
    重庆首家刑辩专业律师所
    智豪律所 专注刑案20年

丁某某涉嫌贩卖毒品罪一案辩护词(2)

(二)、丁某某与马某某关于丁某某是否安排马某某贩卖毒品相互矛盾
    马某某供述中关于是否由丁某某安排其贩卖毒品,存在反复,前后不一致的情况。根据《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八十四条第(五)项、第(六)项、第(七)项的规定,被告人的供述前后不一致、反复的,应当着重审查存在反复的原因,辩解的内容是否符合案情和常理,有无矛盾,与同案被告人的供述、辩解以及其他证据能否印证,有无矛盾。从马某某解释的原因来看也是因为其想找点钱打牌,符合常理。从在案的证据来看,马某某在侦查期间的供述能与丁某某的供述相互印证,辩护人认为马某某在补充侦查阶段作的供述和辩解有其合理性,应当采信其补充侦查期间所作的供述。
(三)、证人路某某的证言与被告人丁某某、马某某的供述不能印证
   1、证人路某某与被告人丁某某的笔录比对
【路某某询问笔录(201x年9月12日)】“问:你之前在胖妹那里拿过毒品没以。答:之前我在她那里拿过几次,有时候是胖妹自己送出来,有时候是她母亲送出来。”
【路某某询问笔录(2017年1月19日)】“问:你什么时候找丁某某买了多少毒品?答:我找他都是买的海洛因,我是从201x年7月底开始找她买海洛因,一直到她被抓获,我在她那里买了十几次海洛因,有买过70元的,也买过100元的,我和她交易的地点都是在她家门口电梯那里,一般都是丁某某亲自交易,有两次是她妈马某某和我交易的。
【丁某某讯问笔录(2017年1月19日)】“问:路某某之前是否找你购买过毒品?答:没有,只是见面点个头”
     从路某某与丁某某的笔录比对情况来看,对于之前路某某是否丁某某买过毒品,各执一词,说法不一。
2、证人路某某与被告人马某某的笔录比对
【路某某询问笔录(201x年9月12日)】“问:你之前在胖妹那里拿过毒品没以。答:之前我在她那里拿过几次,有时候是胖妹自己送出来,有时候是她母亲送出来。”
【路某某询问笔录(2017年1月19日)】“问:你什么时候找丁某某买了多少毒品?答:我找他都是买的海洛因,我是从201x年7月底开始找她买海洛因,一直到她被抓获,我在她那里买了十几次海洛因,有买过70元的,也买过100元的,我和她交易的地点都是在她家门口电梯那里,一般都是丁某某亲自交易,有两次是她妈马某某和我交易的。
【马某某讯问笔录(201x年9月12日)】“问:你之前帮丁某某送过海洛因没有?答:没有。”
【马某某讯问笔录(201x年12月29日)】“问:之前丁某某卖过海洛因给他没有?答:我不知道。”
对于在这之前马某某是否有帮丁某某送过毒品海洛因给路某某,马、陆二人的说法各人,不能印证。
综上,认定丁某某在201x年9月12日之前有贩卖毒品的事实仅有路某某的证言,但是陆的证言均不能与二被告人中的任何一人的供述印证,不得单独作为定案的依据。
(四)130XX电话的通讯记录与二被告人的供述不能印证
1、涉案电话号码丁某某一直辩解称没有使用过,而且该号码的户主也不是丁某某,该号码也不是丁某某去办理的。
2、丁某某也没有使用过其母亲马某某的手机,至于平常马某某在与谁联系丁某某也并不完全知道,因为有时丁某某不在家而在小区卖水果,有时候马某某要外出打麻将,所以对于马某某与外界人员联系的情况并不完全知情。
3、该号码通讯记录,只能证实其与路某某所有的157XX号有过通讯往来,但并无具体内容予以证实,这两个号码的通讯联系就是为了买卖毒品。
4、OCS用户语音详单,因该详单涉及到1304XX号的通话记录情况,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该通话记录属于电子数据类证据,根据两高一部《关于电子数据收集提取判断的规定》第十三条规定“调取电子数据,应当制作调取证据通知书,注明需要调取电子数据的相关信息,通知电子数据持有人、网络服务提供者或者有关部门执行。第十四条  收集、提取电子数据,应当制作笔录,记录案由、对象、内容、收集、提取电子数据的时间、地点、方法、过程,并附电子数据清单,注明类别、文件格式、完整性校验值等,由侦查人员、电子数据持有人(提供人)签名或者盖章;电子数据持有人(提供人)无法签名或者拒绝签名的,应当在笔录中注明,由见证人签名或者盖章。有条件的,应当对相关活动进行录像。第二十四条对收集、提取电子数据是否合法,应当着重审查以下内容,第(二)收集、提取电子数据,是否附有笔录、清单,并经侦查人员、电子数据持有人(提供人)、见证人签名或者盖章;没有持有人(提供人)签名或者盖章的,是否注明原因;对电子数据的类别、文件格式等是否注明清楚。该份详单上既没有侦查人员的签名又没有提供人的盖章或签名,因此上述清单不符合该规定,不得作为定案的依据。
综上,上述证据既不能确实充分的证实201x年9月12日马某某贩卖给路某某的毒品是受丁某某的安排、指使或默认,也不能确实充分的证实9月12日之前丁某某有贩卖毒品的事实。根据《全国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简称南宁会议纪要)的规定“非法持有毒品达到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构成犯罪的数量标准,没有证据证明实施了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等犯罪行为的,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认定被告人丁某某构成贩卖毒品罪的证据不足,依法应当认定丁某某为非法持有毒品罪。


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是重庆乃至西南地区首家专做刑事辩护的刑事律师所,团队旗下汇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师、法学专家、博士等人才为确保办案质量,智豪律师作为首家向社会公开承诺所承接刑事案件经过全体律师的集体讨论以确定最佳的辩护方案——“集体智慧、团队资源”,结合刑事领域积累的广泛深厚的社会关系资源及刑事辩护的实战经验,“为生命辩护、为自由呐喊”。
免责声明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权利问题,请相关权利人根据网站上的联系方式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智豪团队联系,本网承诺会及时处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