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污罪| 受贿罪| 诈骗罪| 非法经营| 假冒伪劣| 挪用公款罪| 食品卫生罪| 伤害杀人罪| 虚开增值税发票| 信用卡保险诈骗| 走私贩卖运输毒品| 渎职罪| 洗钱罪| 销赃罪| 合同诈骗| 聚众斗殴| 淫秽物品罪| 假冒商标罪| 黑社会性质| 买卖制毒物品罪| 私分国有资产罪| 组织介绍容留卖淫| 看守所| 行贿罪| 赌博罪| 集资诈骗| 职务侵占| 包庇窝藏罪| 影响力受贿| 盗窃抢劫罪| 买卖持有枪支罪| 非法组织传销罪| 更多>刑事罪名专题
[标题]被指控受贿一百余万元的被告人李XX在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张军律师的代理、辩护下被重庆铁路法院判处免于刑事处罚[/标题] [时间]2013-09-04[/时间] [内容]被告人李XX到案时系渝怀铁路建设总指挥部计财部部长。重庆铁路检察院起诉指控被告人李XX收受重庆平安保险公司中标回扣款135,454.48元及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送给的笔记本电脑及尼康D70相机及配件涉嫌构成受贿罪。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军接受委托后,不仅近十次会见被告人李XX,认真听取其对案件事实的陈述,同时还详细查阅了本案数千页卷宗材料,在此基础上精准、详尽、睿智、精辟地撰写出了一份说事有据,定性有法,逻辑严密,出色成功的辩护词。该辩护词首先提出“一、起诉指控李XX受贿人民币135,454.48元的所谓事实依法不能成立。
辩护人认为根据我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的,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而结合本案起诉书指控的理由完全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1起诉书所指控的受贿主体绝对错误。
因为,根据庭审查证的案件事实可见,本案的起因是2001年6月渝怀铁路建设总指挥部根据铁道部工程管理中心的要求和铁道部同类工程的施工惯例,决定对渝怀铁路进行工程保险招投标工作,并组建了渝怀铁路工程保险招投标工作组,由当时的何明新指挥长,陈仰兹副指挥长,计财部部长王云林,指挥部办公室主任宋国成及计财部职员刘强、李XX等人组成。据计财部长王云林回忆当时投标的保险公司共有八家,在交标书时有两家自动退出了,后经上列招投标领导小组集体评标后,决定由六家公司分别中标,而本案涉案单位重庆平安保险公司便是其中中标公司之一。由此不难看出,对本次工程保险招投标享有决定权的主体,既不是仅为计财部工程师的李XX,也不是计财部本身,而是由渝怀铁路建设总指挥部组建的保险招投标领导小组这一临时机构。因此,如果要说被告人李XX利用了职务之便,为重庆平安保险公司谋取了中标利益显然太荒唐。因为当时的李XX除了时任计财部高级工程师外,既不是招投标领导小组组长、副组长,也不是计财部部长,何来职务可利用。况且,最后的中标决定是由招投标领导小组集体评议后作出的,显然,仅为招投标领导小组成员的李XX根本就不能左右,甚至影响本次招投标的结果。正因为如此,重庆平安保险公司才决定将保险费用的5%(即本案所指的135,454.48元)结算费用给渝怀铁路建设总指挥部,用于解决指挥部机关人员的福利等,而不是送给李XX个人。(注:见2006年4月13日马刚证言第2页)然在如此铁证如山的事实面前,公诉机关却将受指派具体接受上列款项的自然人李XX认定为受贿主体,显然是大错特错,依法不能成立。
2被告人李XX将指挥部所受款项转到其弟名下并未改变款项所属性质。
本辩护人认为,根据控辩双方的举证、质证已清楚可见,本案所涉款项,从渝怀铁路指挥部的主要领导到部门领导及本案被告人均清楚一经接受便属违纪行为,否则,就不会让李XX暂时保管此款,而肯定是要拿入指挥部的帐户收入内。也就是说这笔钱的性质属指挥部小金库收入这一点李XX是非常清楚的,而重庆平安保险公司决定送钱,渝怀指挥部默许收钱,由计财部暂时指定李XX保管这笔钱这整个过程均是公开和众所周知的,因此,李XX自始便不可能将此款占为己有,此后为逃避铁道部的财经违纪检查,先后采取了将此款转到其弟李XX名下,进而通知马刚退还此款,均是出于维护部门小金库利益所为,而绝不是将此款据为己有。否则,李XX就没有必要将上述收款、退款过程遂级汇报了。而且,检察院至今并未查证李XX将此款占为己有或挥霍的证据,因此,本辩护人认为李XX受指派保管此款期间,不论怎样更名转存或是否退还款项,此款的性质均不可能发生改变。因为,自从渝怀铁路接受此款时,该款的权利主体便转变为渝怀铁路总指挥部这一法人主体,而李XX此后的所有行为只不过是法人授权下的职务行为,而职务行为的责任承担主体只可能是职务授权主体,而绝不可能是行使职务行为的自然人,这是不能再简单的常识性道理。否则,如让李XX这一自然人来承担这一职务行为的法律责任后果,岂不成了皮之不存,毛之焉附。
3起诉书“追缴全部赃款”之说难以成立。
根据李XX之妻刘X的庭审证言不难看出,刘X退缴135,454.48元现金时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李XX的所有询问笔录均肯定上列款项已于2002年5、6月间退还马刚,且马刚也承认打过退款条,因此,李XX不可能明知款已退还,还告知家属重复退款。因此,辩护人认为绝不能以检察院反贪局动员刘X退款的结果来作为推论李XX已默许将收受款占为已有的根据。这一做法显然违背了我国《刑事诉讼法》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办案原则,依法是不能成立的。
综上所述理由,本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李XX收受135,454.48元保险手续费并将其占为己有的事实根本不能成立,其指控的基本证据自相矛盾,难以自圆其说。可以说公诉机关是在受贿主体不清,收受款项下落不明的情况便草率指控我的当事人收受135,454.48元显然与法无据,难以成立。
二、起诉“被告人李XX收受尼康D70相机及配件构成受贿的”指控依法不能成立。
首先,起诉书指控称:“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渝怀铁路工程指挥部为了协调该指挥部承建的圆梁山隧道进口发生地质灾害的损失补偿问题时,决定送给计划财务部笔记本电脑及尼康D70相机及配件。”然本辩护人认为,本指控所称物品的性质并非系赠送,而系借用,所以受贿之说根本不能成立。因为,就在控方举示的书证当中,其中编号为6822521号“尼康D70相机发票联”复印件上方有关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渝怀铁路工程指挥部购买涉案电脑、相机的151,800.00元会计凭证备注栏内,有该指挥部指挥长张继奎的下列批注:“此物品属单位间借用,费用暂作挂帐处理,待归还后列支。”那吗由此凭证不难得出如下几点结论。一、此批物品(电脑、相机)属借用性质,而非赠送性质;二、此批物品系单位间借用,而非单位与个人(自然人)间借用;三、此批物品属财务挂帐处理,借用方返还后须列支做帐。既然有如此铁的证据证明该批包括尼康D70相机在内的涉案物品的所有权仍属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怎么可能又成了李XX占为己有的受贿物品呢?
再则,即是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有意送给渝怀铁路建设总指挥部上列物品,也是单位主体间的赠与行为,而与李XX个人并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因为,送该批物品的动机是原于商请渝怀铁路总指挥部解决工程地质灾害的损失补偿问题。而是否给予补偿,或者说掌管补偿金费批准权的决策机关是渝怀铁路建设总指挥部,而非指挥部下属的计财部部长李XX。因此,接受主体只可能是职务主体而非与职权职务无关的自然人主体。况且,事实上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在送该批物品时完全是公开进行的,李XX接受相机时虽未告知他人,但一查将此相机保管在办公室,且一直用于单位公务使用,此事实有单位证明及证人证言,照片物证印证,也就是说李XX从未将此相机拿回家里或用于家庭使用,甚至检察院反贪局没收该物品时也是从渝怀铁路指挥部办公室交出的。因此,起诉称李XX将相机及配件据为己有,显然没有任何事实依据,而依法不能成立。
三、被告人李XX有一法定的从轻、减轻量刑情节。
根据庭审查证,我的当事人因收受“尊皇”表案发后,能主动向检察院反贪机关投案自首,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且没有隐瞒、夸大、缩小自己的犯罪事实,根据我国《刑法》第六十七条一款“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四、被告人李XX还有如下诸多酌定从轻量刑情节。
1据庭审查证我的当事人李XX此次犯罪系偶犯,此前未受任何刑事处罚,其主观恶性显然较小。
2无论在本案侦查、起诉还是今天的庭审过程,我的当事人李XX均能如实、全面、客观交待自己的犯罪事实,且没有隐瞒、夸大、缩小自己犯罪事实的言行,其认罪态度显然较好。
3我的当事人李XX退赃积极且案发前在单位表现较好。
自案发后,我的当事人李XX积极配合侦查机关将“尊皇”表退还给办案机关,其态度十分主动和配合。同时,自案发后,渝怀铁路建设总指挥部亦出证证明李XX自2000年12月到渝怀铁路建设总指挥部工作5年来,虚心好学,注重学习和实践相结合,团结和带领部门工作人员,克服人员少,工作量大等诸多困难和挑战,圆满地完成总指交办的各项工作。其工作能力,业务素质及日常工作表现得到各方面的好评。
综上所述辩护意见,本辩护人认为起诉书指控我的当事人李XX收受“尊皇”表构成受贿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指控我的当事人李XX收受保险手续费人民币135,454.48元及尼康D70相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其指控依法不能成立。为了维护被告人的合法人身权益,维护我国《刑法》的正确实施和人民法院判决的严肃性,特恳请合议庭充分考虑本辩护人的上述辩护意见,并对我的当事人李XX依法从轻判处。
重庆铁路运输法院全部采纳了上述辩护意见,并对我的当事人李XX依法从轻判处。当被告人李XX拿到重庆铁路法院判处其免于刑事处罚的判决时,虽七尺男儿也不禁潸然泪下,向张军律师三呼感谢!并说是你精辟出色的辩护救了我下半生及整个家庭免遭灭顶之灾!
 
 
[/内容]
您当前位置:首页_智豪视野_办案手记
被指控受贿一百余万元的被告人李XX在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张军律师的代理、辩护下被重庆铁路法院判处免于刑事处罚
2013-09-04 来源:未知 标签: 浏览次数:
被告人李XX到案时系渝怀铁路建设总指挥部计财部部长。重庆铁路检察院起诉指控被告人李XX收受重庆平安保险公司中标回扣款135,454.48元及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送给的笔记本电脑及尼康D70相机及配件涉嫌构成受贿罪。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军接受委托后,不仅近十次会见被告人李XX,认真听取其对案件事实的陈述,同时还详细查阅了本案数千页卷宗材料,在此基础上精准、详尽、睿智、精辟地撰写出了一份说事有据,定性有法,逻辑严密,出色成功的辩护词。该辩护词首先提出“一、起诉指控李XX受贿人民币135,454.48元的所谓事实依法不能成立。
辩护人认为根据我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的,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而结合本案起诉书指控的理由完全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1起诉书所指控的受贿主体绝对错误。
因为,根据庭审查证的案件事实可见,本案的起因是2001年6月渝怀铁路建设总指挥部根据铁道部工程管理中心的要求和铁道部同类工程的施工惯例,决定对渝怀铁路进行工程保险招投标工作,并组建了渝怀铁路工程保险招投标工作组,由当时的何明新指挥长,陈仰兹副指挥长,计财部部长王云林,指挥部办公室主任宋国成及计财部职员刘强、李XX等人组成。据计财部长王云林回忆当时投标的保险公司共有八家,在交标书时有两家自动退出了,后经上列招投标领导小组集体评标后,决定由六家公司分别中标,而本案涉案单位重庆平安保险公司便是其中中标公司之一。由此不难看出,对本次工程保险招投标享有决定权的主体,既不是仅为计财部工程师的李XX,也不是计财部本身,而是由渝怀铁路建设总指挥部组建的保险招投标领导小组这一临时机构。因此,如果要说被告人李XX利用了职务之便,为重庆平安保险公司谋取了中标利益显然太荒唐。因为当时的李XX除了时任计财部高级工程师外,既不是招投标领导小组组长、副组长,也不是计财部部长,何来职务可利用。况且,最后的中标决定是由招投标领导小组集体评议后作出的,显然,仅为招投标领导小组成员的李XX根本就不能左右,甚至影响本次招投标的结果。正因为如此,重庆平安保险公司才决定将保险费用的5%(即本案所指的135,454.48元)结算费用给渝怀铁路建设总指挥部,用于解决指挥部机关人员的福利等,而不是送给李XX个人。(注:见2006年4月13日马刚证言第2页)然在如此铁证如山的事实面前,公诉机关却将受指派具体接受上列款项的自然人李XX认定为受贿主体,显然是大错特错,依法不能成立。
2被告人李XX将指挥部所受款项转到其弟名下并未改变款项所属性质。
本辩护人认为,根据控辩双方的举证、质证已清楚可见,本案所涉款项,从渝怀铁路指挥部的主要领导到部门领导及本案被告人均清楚一经接受便属违纪行为,否则,就不会让李XX暂时保管此款,而肯定是要拿入指挥部的帐户收入内。也就是说这笔钱的性质属指挥部小金库收入这一点李XX是非常清楚的,而重庆平安保险公司决定送钱,渝怀指挥部默许收钱,由计财部暂时指定李XX保管这笔钱这整个过程均是公开和众所周知的,因此,李XX自始便不可能将此款占为己有,此后为逃避铁道部的财经违纪检查,先后采取了将此款转到其弟李XX名下,进而通知马刚退还此款,均是出于维护部门小金库利益所为,而绝不是将此款据为己有。否则,李XX就没有必要将上述收款、退款过程遂级汇报了。而且,检察院至今并未查证李XX将此款占为己有或挥霍的证据,因此,本辩护人认为李XX受指派保管此款期间,不论怎样更名转存或是否退还款项,此款的性质均不可能发生改变。因为,自从渝怀铁路接受此款时,该款的权利主体便转变为渝怀铁路总指挥部这一法人主体,而李XX此后的所有行为只不过是法人授权下的职务行为,而职务行为的责任承担主体只可能是职务授权主体,而绝不可能是行使职务行为的自然人,这是不能再简单的常识性道理。否则,如让李XX这一自然人来承担这一职务行为的法律责任后果,岂不成了皮之不存,毛之焉附。
3起诉书“追缴全部赃款”之说难以成立。
根据李XX之妻刘X的庭审证言不难看出,刘X退缴135,454.48元现金时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李XX的所有询问笔录均肯定上列款项已于2002年5、6月间退还马刚,且马刚也承认打过退款条,因此,李XX不可能明知款已退还,还告知家属重复退款。因此,辩护人认为绝不能以检察院反贪局动员刘X退款的结果来作为推论李XX已默许将收受款占为已有的根据。这一做法显然违背了我国《刑事诉讼法》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办案原则,依法是不能成立的。
综上所述理由,本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李XX收受135,454.48元保险手续费并将其占为己有的事实根本不能成立,其指控的基本证据自相矛盾,难以自圆其说。可以说公诉机关是在受贿主体不清,收受款项下落不明的情况便草率指控我的当事人收受135,454.48元显然与法无据,难以成立。
二、起诉“被告人李XX收受尼康D70相机及配件构成受贿的”指控依法不能成立。
首先,起诉书指控称:“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渝怀铁路工程指挥部为了协调该指挥部承建的圆梁山隧道进口发生地质灾害的损失补偿问题时,决定送给计划财务部笔记本电脑及尼康D70相机及配件。”然本辩护人认为,本指控所称物品的性质并非系赠送,而系借用,所以受贿之说根本不能成立。因为,就在控方举示的书证当中,其中编号为6822521号“尼康D70相机发票联”复印件上方有关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渝怀铁路工程指挥部购买涉案电脑、相机的151,800.00元会计凭证备注栏内,有该指挥部指挥长张继奎的下列批注:“此物品属单位间借用,费用暂作挂帐处理,待归还后列支。”那吗由此凭证不难得出如下几点结论。一、此批物品(电脑、相机)属借用性质,而非赠送性质;二、此批物品系单位间借用,而非单位与个人(自然人)间借用;三、此批物品属财务挂帐处理,借用方返还后须列支做帐。既然有如此铁的证据证明该批包括尼康D70相机在内的涉案物品的所有权仍属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怎么可能又成了李XX占为己有的受贿物品呢?
再则,即是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有意送给渝怀铁路建设总指挥部上列物品,也是单位主体间的赠与行为,而与李XX个人并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因为,送该批物品的动机是原于商请渝怀铁路总指挥部解决工程地质灾害的损失补偿问题。而是否给予补偿,或者说掌管补偿金费批准权的决策机关是渝怀铁路建设总指挥部,而非指挥部下属的计财部部长李XX。因此,接受主体只可能是职务主体而非与职权职务无关的自然人主体。况且,事实上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在送该批物品时完全是公开进行的,李XX接受相机时虽未告知他人,但一查将此相机保管在办公室,且一直用于单位公务使用,此事实有单位证明及证人证言,照片物证印证,也就是说李XX从未将此相机拿回家里或用于家庭使用,甚至检察院反贪局没收该物品时也是从渝怀铁路指挥部办公室交出的。因此,起诉称李XX将相机及配件据为己有,显然没有任何事实依据,而依法不能成立。
三、被告人李XX有一法定的从轻、减轻量刑情节。
根据庭审查证,我的当事人因收受“尊皇”表案发后,能主动向检察院反贪机关投案自首,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且没有隐瞒、夸大、缩小自己的犯罪事实,根据我国《刑法》第六十七条一款“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四、被告人李XX还有如下诸多酌定从轻量刑情节。
1据庭审查证我的当事人李XX此次犯罪系偶犯,此前未受任何刑事处罚,其主观恶性显然较小。
2无论在本案侦查、起诉还是今天的庭审过程,我的当事人李XX均能如实、全面、客观交待自己的犯罪事实,且没有隐瞒、夸大、缩小自己犯罪事实的言行,其认罪态度显然较好。
3我的当事人李XX退赃积极且案发前在单位表现较好。
自案发后,我的当事人李XX积极配合侦查机关将“尊皇”表退还给办案机关,其态度十分主动和配合。同时,自案发后,渝怀铁路建设总指挥部亦出证证明李XX自2000年12月到渝怀铁路建设总指挥部工作5年来,虚心好学,注重学习和实践相结合,团结和带领部门工作人员,克服人员少,工作量大等诸多困难和挑战,圆满地完成总指交办的各项工作。其工作能力,业务素质及日常工作表现得到各方面的好评。
综上所述辩护意见,本辩护人认为起诉书指控我的当事人李XX收受“尊皇”表构成受贿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指控我的当事人李XX收受保险手续费人民币135,454.48元及尼康D70相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其指控依法不能成立。为了维护被告人的合法人身权益,维护我国《刑法》的正确实施和人民法院判决的严肃性,特恳请合议庭充分考虑本辩护人的上述辩护意见,并对我的当事人李XX依法从轻判处。
重庆铁路运输法院全部采纳了上述辩护意见,并对我的当事人李XX依法从轻判处。当被告人李XX拿到重庆铁路法院判处其免于刑事处罚的判决时,虽七尺男儿也不禁潸然泪下,向张军律师三呼感谢!并说是你精辟出色的辩护救了我下半生及整个家庭免遭灭顶之灾!
 
 
智豪律师事务所网编整理
    智豪团队是重庆乃至西南地区首家专做刑事辩护的刑事律师所,团队旗下汇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师、法学专家、博士等人才为确保办案质量,智豪律师作为首家向社会公开承诺所承接刑事案件经过全体律师的集体讨论以确定最佳的辩护方案——“集体智慧、团队资源”,结合刑事领域积累的广泛深厚的社会关系资源及刑事辩护的实战经验,“为生命辩护、为自由呐喊”。
会议讨论专题

关闭